首页 | 书页 | 目录 | 最新章节

第六章 云梦泽

发布:2022-11-21 08:21:35

吴升没敢再次前进,也不是迅速退了下去,在一处山岩下需要考虑行止。目前仍然的状况,不存在很多不确认。那个叫金无幻的家伙是否可以还好好活着?他是否可以还记得我十年前的约定而且信守承诺重然诺?他是也不是这个冬天里回来?之后去过么?亦或会直到严冬时节更有甚者冬去春来?混蛋,当初的自己要不然目前的状况,存在很多不确定。。...

吴升没敢继续前行,而是很快退了下来,在一处山岩下考虑行止。

目前的状况,存在很多不确定。

那个叫金无幻的家伙是否还活着?

他是否还记得十年前的约定并且信守然诺?

他是不是这个冬天过来?之前来过么?亦或会等到隆冬时节甚至冬去春来?

该死,当年的自己要是对他提出的约期认真一点就好了,至少能把时间定得准确一些。

太多的不确定让吴升心乱如麻,他干脆围着天门山转了起来,在几条山道外守株待兔。就他现在的模样,再加上修为尽失,只要不往山里走,被楚军发现也没什么太大的危险。

好在回到了自家门前,对这片山林很熟悉,在哪里可以采集到足够的浆果,在哪里架设捕猎陷阱,他都了若指掌,因此倒也饿不死。

当天门山上雪花飞舞的时候,吴升已经在山下守候了一个多月,而这一天,楚军开始撤离了。

上百名楚军沿着山道下来,其中夹杂着十余名佩剑修士,如此阵容还是相当奢华的,也说明楚国是真心想要抓住他。

吴升躲在远处的岩石下避雪,偷偷看着他们踏雪离去,直到旌旗淹没在雪天之中,这才松了口气。

当晚,吴升依旧不敢上山,而是去了近几日常居的山洞,踏实的点燃篝火,吃了顿热腾腾的烤兔肉,好好睡了一觉。

第二天时,雪花依旧飘洒,吴升将身上穿戴的几张兔皮用绳子紧了紧,然后捡了根树枝做手杖,沿着山道上山。翻过两座山坳,沿着一条小溪折向山北,前方就是翠云谷。他没敢立刻进去,而是爬上了东边的山顶,在一处露台边,借着山石的遮护向下望去。

山坡上,一圈柴篱,两间茅屋,这便是他的家。

但谨慎起见,他不打算回家,准备在这里蹲守那个叫金无幻的家伙。山顶视线很开阔,只要金无幻出现,会看得非常清楚。

唯一的问题,就是缺乏食物。他不敢去打猎,担心错过了金无幻的到来。

过了两天,吴升将前些天打猎得来的兔肉吃光,便开始考虑粮食问题了。

记得离家的时候,屋中存有半缸粮食,房梁上也吊着肉脯,这让吴升越想越慌,慌得跟猫爪子挠在心上一般。

虽说这些吃食被楚军祸害掉的可能性极大,但万一有残留呢?另外,天气也越发冷了,曾经的自己不畏寒冷,可现在修为全失,有点挡不住寒风。

但凡有了念想,饥饿感就很难顶住了,到了第三天午后,吴升决定忍到夜晚时分回家转转。

眼看着天色一分一分变暗,当弯月挂在天上,照得雪地微微泛白之时,吴升长出了口气,他觉得这是自己渡过最漫长的一天。

刚要起身,却见山坡下一道身影不知从何处出现,掠过雪地,飘入自家正屋之中!

莫不是金无幻那厮?

吴升瞪大了眼睛望去,那身影进入房中后,待了很久都没出来,于是他连忙下山,下到一半时躲在树后,这里离茅屋近了不少,可以看得更清楚,但茅屋一片寂静,也没有光亮透出。

会不会是金无幻?要不要过去见面?

反复思考着这个问题,吴升一时间犹疑不定。

正在这时,刚才进屋的人出来了,他身边还跟出来另外一人,原来这三天里,屋中一直有人!

只见两人拱手道别,一人踏雪而去,另一人则返回茅屋,隐没在黑暗中。

吴升半倚在树后,一颗心砰砰乱跳。

他看清楚了,虽然见不到二人相貌,但他们都身着黑衣,在自己家中埋伏,明摆着守株待兔。好在自己硬生生忍了三天,否则此刻已然自投罗网。

吴升一步一步慢慢后退,不敢再于此间停留,直接退出了翠云谷。

离开翠云谷,犹豫片刻,拐上了去往鹿台的山路。鹿台是天门山中一处高台,和翠云谷隔着数重山梁,走山路大概两个多时辰,吴升抵达的时候,天还没亮。

来鹿台不为别的,是为了见人。

人生一世,谁没几个朋友,吴升也有一个,既是邻居,也是朋友,这个人叫邹齐,猎户邹齐。

邹齐原本并非猎户,和吴升一样,也是刺客,云梦泽盛产刺客和盗贼,这一点没什么奇怪。

两人当年曾经多次合作,遇到难以对付的目标时,便一起出手,也算得上生死之交。七年前,邹齐遇到了一个女人,于是金盆洗手,靠着积攒下来的钱,过上了平静的生活,转行成了猎户。

从那之后,二人之间便渐渐少了往来,尤其是邹齐的儿子出生后,便彻底断了联系。

邹齐的院子比吴升的可要气派多了,七间木屋以亭廊相连,外面用绿竹葺成高墙,墙内有池塘花园,还有鸡圈犬舍。

吴升没有过去叩门,而是坐在院门外的一块卧牛石上耐心等候,等待邹齐出来。邹齐的女人不喜欢自己,不是针对自己,而是她不喜欢刺客,不喜欢邹齐过去的生活。

等候稍许,院中便亮起了灯火,但片刻之后,灯火又灭了。

随着鸡鸣犬吠之声交叠响起,不多时,天色发白,一个女人推开院门,叉着腰站在了门口。她青裙素袄,既无绫罗貂衾,也无钗环珠坠,看上去就是普通农妇的打扮,但掩不住明艳秀美的容貌,活脱脱一个美妇。

吴升缓缓起身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。

美妇先是疑惑的打量着吴升,终于还是确认了,咬着嘴唇道:“我家夫君已不问外事多年……去岁时,家里又添了女儿……”

吴升默然片刻,微微躬身,拄着木杖转身离开。

走下鹿台时,吴升一时不知该去往何处,腹中再次咕咕叫了起来,他已经饿了一整天了。想了想山中猎物较多的林子,准备去碰碰运气,只是下雪之后,野物难寻,想要有所捕获,委实没那么容易。

转过一道山梁时,吴升顿住了脚步,眼前站着个猎户,手持猎叉,肩扛包裹,正是邹齐。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