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目录 | 最新章节

第四章 修行

发布:2022-11-21 08:21:35

吴升趴在牛车上,和一群的挨了鞭挞的狱友乘坐公交车离开了了这座楚国都城,横穿过城门洞的时候,他都忍向侧面,上下打量着有两丈纵深的门洞从自己头上缓缓地划过。两旁的甲士执戟鼎足而立,城头上大纛烈烈,一派森然之象。等五架牛车横穿过后,离着城门十丈远处,押解的寺吏将他们两旁的甲士执戟并立,城头上王旗烈烈,一派森然之象。。...

吴升趴在牛车上,和一群同样挨了鞭笞的狱友乘车离开了这座楚国都城,穿过城门洞的时候,他忍不住侧身,打量着有两丈纵深的门洞从自己头上缓缓滑过。

两旁的甲士执戟并立,城头上王旗烈烈,一派森然之象。

等五架牛车穿过后,离着城门十丈远处,押送的寺吏将他们驱赶下来,又带着牛车返回。

巨大的城门缓缓合上——城中扔在搜捕刺客,门禁尚未解除。

城外,是一派秋高气爽。

被赶出来的几十个狱友都是近几日被捕的野人,大家一瘸一拐的各自离去。

昨天和吴升约战的狱友是个矮子,此刻瞪着眼睛看向吴升。世间风尚极重然诺,答应了的事情,拼了命都要去完成,更何况是约战。吴升哪怕觉得毫无意义,也只能摇着头上前应战。

虽然修为不在,但做了那么多年刺客,眼力、反应、架式都在,两拳下去,那矮子就趴地上了,擦了半天鼻血才爬起来,冲吴升拱了拱手,表示认栽,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野人是住在城外的人,要么祖上来历不明,要么是罪孽之后,因此没有国人那样的待遇,但并不代表他们没有家,相反,城外的野人极多,自发形成了很多野人村,以耕地、渔猎、砍柴为生,向国君或者贵人们缴纳沉重的税赋。

流民们也有栖息之地,比如山洞等等,吴升此时的身份也是流民,但他的栖息地却不在左近,而在东边数百里外的荆江以北,云梦泽。

来的时候不过三天,如果回去,吴升估计没有十天走不到。

而且还有一个问题,海捕文书上的画像虽然是错的,但对自己的描述却没错,“刺客吴升”这个名头非常响亮,郢都没理由不去云梦泽抄家。自己的居所的确很隐蔽,可偌大楚国,高人异士辈出,只要铁了心去找,肯定能找到,赶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?

只是可惜了自己积攒下来的两万多钱!

不管怎么说,先离开郢都要紧。

家是不能回了,吴升在野地里走了半天,沿着纪山南麓向西,准备找个地方先安顿下来。

那么高的修为说没就没了,实在是可惜。

修行四大境,炼气、炼神、返虚、合道,曾经的吴升幼时便开始修行,炼气用了十二年、炼神耗费十八年,加起来三十年苦功,如今一朝退回原点,确实很不甘心。

不过吴升心态很快就调整过来了,这可是修行的世界,有什么比成仙更具吸引力的吗?

没关系,重头再来就是!吴升对接下来的人生充满了期待。

当晚,吴升在纪山脚下寻到一处避风的岩缝,生了个火,钻进去露宿。

归真诀养天地之气,化万物之灵,是这世上一等一的道法,起步并不困难。吴升趺坐片刻,四肢百脉开始吸纳灵气,这种感觉既熟悉、又陌生,虽然只是几乎微不可察的一点点灵气,却令他心情大好!

吸纳到的一丝丝灵气,沿着经脉向气海汇聚,然后……

出了点意外,这些灵气穿过了气海,消散了!

反复多次,吴升收功,呆呆坐在原地——气海没了!

没了,就是没有气海,好似它就从来不曾存在过,也意味着自己的身体就像个大漏勺,永远无法存住灵气,更不可能炼化出真元。

完犊子,来到一个可以修仙的世界,却发现自己不能修仙,这是老天爷跟自己开玩笑吗?

好不甘心啊!

吴升强迫自己冷静,开始仔细回忆。

由于穿越的原因,过去那个吴升已经死了,他的记忆虽然被部分继承,但时间越久远,记忆就越模糊,要想从记忆中找到解决的办法,还是比较困难的。

想破了头皮,也只隐隐约约回忆起一件尘封的往事。

记得几年前,曾经的自己接过一单生意,去杀一个修士,找到人后很轻易便将那修士逼入绝境,自己还问对方为何不拔剑,对方坦承气海已废,修为全无,并且哀叹,若是能给他几年时间,必有一战之力。

当时自己奇怪的问了一句:气海废了还能重修?

对方说,要去某处仙山拜谒某位宗师,有可以重修之法。

曾经的吴升是名很讲原则的刺客,不杀没有修为之人,这种生意是不做的,于是放了那修士。当时那修士提了个十年之期,表示十年之后一定会来云梦泽找他。

后来吴升回去将钱退给了雇主。雇主听了缘由后,也没纠缠吴升,反而赞叹吴升有侠义之风。

这桩往事忽然跳了出来,让吴升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,于是坐在篝火旁绞尽脑汁的回忆。

那修士似乎叫金无幻……

可那位宗师叫什么?

那座山叫什么?

可惜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。

于是又开始回忆十年之期是什么时候,这件事过去了几年?还有多久能等到对方履约?如果是吴升自己的承诺,他肯定会时刻记在心里,但这是对方的承诺,吴升却没怎么往心里去。

把经历的事情一件一件往前倒推,算来算去,似乎正好是十年前冬天的事。

现在已是深秋,很快了!

不行,还是得赶回云梦泽,希望对方能够履约而来!

念及于此,吴升坐不住了,将篝火熄灭,趁夜掉头向东,往云梦泽的方向而去。

行到天明时,再次将郢都远远甩到了身后,拐上了去往纪山东口的道路。

以自己现在的脚力,行至夜里就能抵达纪山东口,过去之后向北两天的路程,可以赶到乱石渡,从乱石渡摆船过了荆水,再行三天就能进入云梦泽了。

当然,这是全力赶路的走法,自己要面临的问题很多,最主要的还是吃饭问题,这个问题解决不好,别说十天,半个月都走不到。

路过一片林子时,吴升已经感觉到腹中空空、脚步发软了,于是一头钻进林子。

仔细搜索了半个时辰,找到一些浆果,连忙塞进嘴里大嚼起来。这种浆果又苦又涩,但无毒,水分也足,吃下去能顶一阵。

曾经的吴升常在四野奔波,野地里生存的技能还是很强的。

又剥开树皮找到几条蠕动的肥虫,生了个火烧熟,全部吃了下去,这就耽误了一个时辰。

吴升继续赶路,到了晚间,只觉寒意阵阵。前方将至纪山东口时,终于见到一栋木屋,屋中点着灯火,于是上前敲门。

门开处,出来一位青衣壮汉,身材高大,几乎把门整个堵住,他怀抱长剑,侧身让道,微微躬身。

吴升怔了怔,望向屋内。

屋中跪坐着的,正是数日不见的渔夫,同样向吴升躬身见礼。

他的面前是张短几,几上燃着一盏油灯,灯火摇曳。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