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目录 | 最新章节

第005章 太子的心机,提防!

发布:2022-11-20 04:00:47

“母后……醒醒!”姜卿言在唤声里被搡动身体,撑出很沉重的眼皮,朦朦胧胧的视线聚焦于在眼前,粉白圆润非常饱满脸的团子正探着脑袋,将那明澈清澈的鹰隼眸撑出。卷翘的长睫毛扑闪着,甚是天真的,让人想见状掐一掐他那非常饱满的肉。或许是上辈子也没孩子。姜卿言莫名的感觉会觉得自己慈卷翘的长睫毛忽闪着,甚是天真,让人想要上前掐一掐他那饱满的肉。。...

“母后……醒醒!”

姜卿言在唤声里被搡动身体,撑开沉重的眼皮,朦胧的视线聚焦在眼前,粉白圆润脸的团子正探着脑袋,将那澄明清亮的鹰隼眸撑开。

卷翘的长睫毛忽闪着,甚是天真,让人想要上前掐一掐他那饱满的肉。

也许是上辈子没有孩子。

姜卿言莫名觉得自己慈母心重。

团子身穿端正的墨绿色锦袍,被喂得委实有些富态,宛如一只被填撑的粽子,伏着身子向她愈加斗胆的爬前。

“母后,您可算是醒了!快把儿臣……给紧张坏了。”

清甜的声音满带无邪,听得姜卿言的心咯噔起伏。

这崽崽的脸庞好生熟悉,正是方才在偏殿里为她求情的大胖崽子?!

奇怪。非亲非故的,他意欲图谋啥呢?

姜卿言的眉头蹙动,将本能抬起的兰花指直戳在团子的脑门,抗拒其继续靠近,声音幽然冷漠:“你这团子,想对老身……不,本宫做什么?”

“母后,儿臣是东儿……您不认得儿臣了吗?”

东儿?北魏王宫里的太子,昔日被原主虐待最惨的孩子。

姜卿言的脑海里蹦出许多画面,皆是原主凌虐崽崽们的恶毒丑态,不禁凉气倒吸,叹了一声:“真是造孽……”

这可是个五岁的崽崽啊!

只不过谢东被原主虐待的那么的惨,为什么还会亲近自己?

这天真美好的笑容,让人简直是头皮发麻、心里打怵!

姜卿言想到醒来时,那伏在棺椁边上的几个鬼祟毛孩探讨的内容,心里莫名的不安,并滋生出一种可怕的想法:他们是想要联手弄死她?

报仇?!

姜卿言暗思要对崽崽们小心提防,谢东许是恨她没有死透,而且不打算让她便宜的死掉,所以准备上前来害她?

怪不得刚刚不愿意离开扶风殿!

这养在皇室里的孩子,心思果然不容小觑,但也怪不得他们,原主生前那么养孩子,他们不走黑化的路线都难。

姜卿言对此倒是不怕,毕竟孩子直起身体,还没有高过她的腰。

她提着谢东的身体,轻轻放在床边,拍了拍手后,眉头困惑的蹙了起来,认真打量了一圈谢东那圆润的娇躯。

“这养的……也不像是被虐待啊?”

刚刚竟有点累到胳膊酸。

“嘶——”

谢东倒吸一口冷气,显然是疼了。

姜卿言对自己出手的轻重有分寸,眉头倏然拧紧,鄙夷的看了眼谢东,满脸不屑,“小小年纪……真会做戏。”

许是想要和外头的宫人告状?

她再活一次,定然不会那么轻易的再死。

谢东快速的将撸起的袖子理平顺,遮掩住他露出的半截奶白手臂,小短腿轻快的蹦跶至一边,同时动作慢吞的端来一碗粥。

他抬头再次看向床榻上的姜卿言,扯出乖巧的笑容,声音软糯:“母后……喝粥!”

姜卿言对此更感糟心,手臂贴在两边,迟迟没动。

‘果然是恨我没有死透,来投毒了。’

前世的她,正是死于投毒啊!

但不是因为那个男人,彼时让他得手的药,不过是昏睡散。

她诓骗了他,只不过细细想来……却是他的下手,给了别人可乘之机。

那生前在旁人眼中甚是疼爱她的父亲,在她病重之际,看似心切的照顾她,未曾想竟给她喂了足足一碗的百草枯。

理由是觊觎她的皇位。

她的父亲早有颠倒朝纲、谋权篡位的想法,他想要自己做周国的皇上,所谓的亲情,当真是凉薄啊!

谢东心细的看了一眼姜卿言,快速拿过勺子,撅着饱满的唇珠,轻轻往那舀起的粥上吹了一口凉气,等氤氲的热雾弥散,又往姜卿言的眼前递来。

姜卿言的脸色依旧冷着。

谢东瞬间垂头,唇角扯着的招牌笑容没有散,他将勺子凑到唇前,啜吸小口,稚嫩的声线提拉起来,清脆似铃铛,“母后,儿臣尝过了,不烫了呢!”

姜卿言的心再次咯噔,视线里露出罪过的怅惘,不禁在心头冷讪起来,她居然怀疑这般年幼的崽崽?

谢东捧着的可是赤诚对待的心,这原主当真不是个人!

姜卿言温软了脸色,主动上前去接谢东手里捧着的碗。

谢东快速的将勺子往衣摆上蹭了蹭。

姜卿言见状颇感好奇,唇角勾着慈柔的笑容,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“勺子上头有儿臣的口口水……脏!”

谢东一脸自责的耷拉脑袋,认真的用衣摆擦拭勺子上的粥粒。

姜卿言见状,快速将谢东手里的粥碗和勺接过,温柔道:“怎么会脏呢?”

“母后,您当真不嫌弃儿臣?”

“嗯。”

姜卿言看着谢东怔怔的抬起头,那澄明的目光里皆是期待,她认真的点了点头,心窝子被戳的麻麻,竟有些不知滋味儿了。

“这——”

姜卿言尝了一口粥,感觉到唇边的味道有些古怪,似乎是粥糊底了。

“诶呦喂,奴才的小祖宗,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
殿外有宫人急匆匆的跑过来,脸色甚是担心。

姜卿言探着目光看去,是扶风殿里的小宫女惜绿,不同于殿内伺候的那些宫人跋扈,印象里的惜绿总是偷逆原主的命令,对几个皇子公主悄悄照拂。

惜绿来至姜卿言的面前,一把拉过谢东的身体,用她的衣摆将其护的严实,然后忙伏低脑袋,声音诚惶诚恐。

“请皇后娘娘恕罪,是惜绿没有看住太子,竟让他来此扰了您的休息,请娘娘不要责罚太子,他身上的伤……”

还没有好利索呢?

姜卿言没有回话,正好整以暇的细细品尝暖胃的粥,清冷的目光中挑着三分漫不经心,让人看不出喜怒。

惜绿的目光瞥见姜卿言手里的碗,瞳孔蓦然放大,脸色吓得蜡青,声音浑然打颤:“皇后娘娘……这粥!”

“怎么了?”

姜卿言目光直直的看向惜绿。

惜绿的眼神刺向身旁站得乖巧的谢东,小声嘀咕:“小祖宗啊!你怎么敢把这粥端给皇后娘娘喝?”

谢东的小肉手左右绞紧,疏浅清淡的眉头焦虑的很,抬起头看向姜卿言时,脸上满是诚恳认错的态度。

“母后,这粥是儿臣熬得,若是不好喝,您就责罚儿臣吧!可不要怪嬷嬷!是儿臣愚笨,学不出嬷嬷的好手艺,儿臣只是太挂念母后的身子……想母后的病早点好利索。”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