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目录 | 最新章节

003.神棍

发布:2022-11-18 19:57:46

【神棍】“你没嫁妆,怎么走?”靖南的问题,让苏凉意识到,事情并不她我以为的那样。她所以有嫁妆?但刨除一身劣质嫁衣,身上别无他物,连件洗换衣裳都也没。她要走?今日才定亲,能去哪?“饿了,吃饱饭反正。”苏凉转移话题,把篮子里冒着热气的包子拿出。白她应该有嫁妆?。...

【神棍】

“你没嫁妆,怎么走?”

宁靖的问题,让苏凉意识到,事情并非她以为的那样。

她应该有嫁妆?

但除去一身劣质嫁衣,身上别无他物,连件换洗衣裳都没有。

她要走?

昨日才成亲,能去哪?

“饿了,吃饱再说。”苏凉转移话题,把篮子里冒着热气的包子拿出来。

白大娘的声音传来,“凉姑娘?”

苏凉转身出去,到门口,微微一笑,“大娘,都成亲了,再麻烦您老人家做好饭送过来,我定要被人戳脊梁骨的。”

“你又不会做!”白大娘脱口而出。

苏凉眸光微眯。她昨天才嫁到这里,邻居就知道她不会做饭?

看来她娘家离得不远,可能就在苏家村,且她名声不好。

“不会做也得学,少不得麻烦白大娘指点。”苏凉叹气。

白大娘一脸失望,方才的热络劲儿也没了,敷衍两句,扭身走了。

苏凉回头,就见一道青色身影进了房间。

等再看到宁靖,他已洗漱过,面庞白皙干净,拿着一个包子,慢条斯理地吃着。

包子肉不多,味道尚可。

一共五个,宁靖吃了俩,苏凉吃了俩。

剩一个,见宁靖用帕子擦了手,没有再吃的意思,苏凉抓在手中,起身出去了。

虽然宁靖跟尊佛似的沉默寡言,但每次他凉薄的眼眸看过来,苏凉都觉得心里毛毛的,仿佛一下子就被看透了。

这样下去不行。

苏凉拿着肉包子站在大门外。

不远处有一条蜿蜒的溪流,屋后是植被茂密的大山。

坐北朝南,依山傍水。

村子被溪流分成两边,隔一段距离搭着一座木桥供人行走。

对面房屋密集些,不少背着锄头、牵着牛、拉车下地的农夫。

深呼吸,空气清新湿润。

就在苏凉想着往哪边去找人打听的时候,有个小身影跑了过来。

七八岁的男孩子,粗布衣裳,脚趾把布鞋头快挤破了,像个小牛犊般冲到苏凉面前,盯着她手中的白面包子,咽了咽唾沫。

“你找谁?”苏凉问。

“我奶让来问问,你们要不要买我家的菜?”男孩仰脸问。

白大娘的孙子?

苏凉是需要菜,但没钱。

“你叫什么?”苏凉问。

“白小虎!”男孩盯着包子,舔了舔嘴唇。

“你认得我?”苏凉微笑。

白小虎点头,“苏凉!我奶和我娘总说你!苏大强的侄孙女!我知道!”

苏大强……苏凉轻咳,“你奶和你娘都说过我什么?你跟我讲讲,包子给你吃。”

白小虎眼睛一下子亮得吓人,点头如捣蒜,“那你不准反悔!”

“你爷爷是苏大强的堂弟,叫苏远舟!他是很厉害的大夫,在京城给贵人看病的!”

“我奶说,苏大强家的大房子,就是你爷爷给钱造的,年年派人给他们送钱送礼,他们一家啥也不干,吃香的喝辣的!”

“我娘说你爷爷得罪贵人,全家都没了,就剩你一个,去年来投奔苏大强!”

“我奶说就你来那天见过一回,后来没出过门。苏小明他娘到处说你娇生惯养,好吃懒做,不敬长辈,欺负弟妹!他们全家伺候着你这个祖宗吃好喝好,都把家底掏光了!”

“但我娘说,那婆娘就是胡咧咧!你带了好多钱来的,都被他们抢了,还把你关在家里做绣活,不给饭吃!每逢赶集,苏小明他娘都去镇上卖绣品,能卖好些钱,都是你做的!她跟她闺女根本就不会!”

“宁公子娶妻冲喜,给了十两聘金,苏大强就把你卖了!前头说是定的苏小蝶,后来又说你见过宁公子一面,要死要活非他不嫁,苏小蝶只能让着你!”

“我奶还说上月镇上有个员外家的公子要纳妾,听说你长得美,派媒婆来相看,出的聘金更高呢,但苏大强不愿意,怕你翅膀硬了管不住!”

“苏小明他娘到处说给你出了二十两嫁妆,我娘说放她的狗臭屁!要给你一个子儿,那得太阳打西边儿出来!”

苏凉越听,心中越冷。

所谓的娘家,竟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。

她没忘记,脖子上的掐痕。

“我没出过门,还不知道,宁公子怎么来咱村住了?他是什么人?”苏凉对于宁靖,除了美貌之外,一无所知。

白小虎皱了皱眉头,“我爷听人说,宁公子是大户人家的儿子,犯了错跑出来的,怕被人找见,来这儿躲风头。他从哪儿来的,没人知道,只知道他很有钱!”

其实他一个子儿都没有……苏凉吐槽。

白小虎给苏凉指了苏大强家的位置后,啃着包子飞奔而去,早忘了他是来卖菜的。

苏凉把院门关上,想着得去苏大强家把“嫁妆”弄过来,不然温饱都成问题。

转身,见屋檐下站着一道青色身影,苏凉径直走过去。

“你是反贼吗?”苏凉直截了当地问。

宁靖神色淡漠,“不是。”

苏凉再问,“你到底为何娶我?”

宁靖看着苏凉,薄唇轻启,“是你求我相救,正好我也需要一桩亲事。”

苏凉沉默了。

为避免宁靖起疑,她问得模糊。

本以为宁靖娶她别有居心,但没想到,竟是原主与宁靖合谋?互相利用?

再想到宁靖说,她本是成亲后要走。

苏凉便猜测,这应该是原主摆脱苏大强一家豺狼的方式,而宁靖问的嫁妆,是原主打算用做上路盘缠的吧。

可惜,没有嫁妆,连命都没了。

既然年锦成没抓宁靖,不管他是不是反贼,这关暂时过去,苏凉不必纠结于此。

假成亲,拜堂不作数,洞房不会有,仍是自由人。不错。

“你,变了。”宁靖再开口。

苏凉心跳加快,难道宁靖对原主很了解吗?

“眼神。”宁靖接着说了两个字。

苏凉心中微松,扯了一下衣领,露出脖颈青紫痕迹,“我已死过一次。”

她要手刃凶手,为原主报仇!

宁靖的视线从苏凉脖颈掠过,定在苏凉眉心,眸光微凝,又很快恢复如常。

苏凉总觉得,他似乎看出了什么……

“那支玉簪,是年将军赠我的。”苏凉突然想起。若是拿去卖掉,应该能换不少钱。

“是。”宁靖并不否认,虽然那玉簪本属于他的母亲,“玉簪给我,我救你一命。”

苏凉莫名,“你,救我一命?”

听起来是未来式,有人要杀她?宁靖怎么知道?

“你印堂发黑,近日必有血光之灾。”宁靖话落,转身回房。

苏凉:……美男突然变神棍,神经病啊!

喝了一杯凉水后,苏凉活动了一下手脚,太弱了。

但没时间锻炼,已经断粮了,连件能换的衣服都没有。

那家子狼心狗肺的东西,她必须去会一会。

没菜刀,但找到一把砍柴的斧头,磨得锃亮。

苏凉揭了桌布,将斧头裹起来,绑在背上,脚步轻快地出了门。

走出没几步,回头,就见一抹青色身影跟在后面。

“你跟着我做什么?”苏凉不解。

宁靖神色淡漠,“不做什么。”

苏凉:……累了,随便吧。

于是,这日苏家村不少人都瞧见,昨日才成亲的苏凉,一身嫁衣走在前面,宁靖不远不近跟在后头,往苏大强家去了……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