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目录 | 最新章节

001.成亲

发布:2022-11-18 19:57:45

【定亲】农历七月十五,宜祭神,忌婚姻嫁娶。毗邻乾国中部的苏家村,正逢春耕时节。夜色降临时分,西边最后一抹残红也被被吞噬,融解在晦暗天光中。辛苦田间劳作一终日的农家人两三成群结队,牵着牛,拉着车,扛着麻袋,走在回去路上。沉闷的唢呐声惊起雀鸟叽喳,百姓争相伫足,寻声地处乾国中部的苏家村,正值秋收时节。。...

【成亲】

七月十五,宜祭祀,忌嫁娶。

地处乾国中部的苏家村,正值秋收时节。

入夜时分,西边最后一抹残红也被吞噬,消融在晦暗天光中。

辛苦劳作一整日的农家人三五成群,牵着牛,拉着车,扛着麻袋,走在回家路上。

突兀的唢呐声惊起雀鸟叽喳,百姓纷纷驻足,循声看去。

只见一顶灰扑扑的小轿上系着一朵歪歪扭扭的大红花,被两个男人抬着,颤颤悠悠,匆忙往村东头去。

浓妆艳抹的媒婆甩着帕子,小脚追得吃力,脸上却堆着颇为专业的假笑,乍看仿若庙会集市上劣质油彩绘制的木雕面具。

另有一人,追着轿子,边跑边吹唢呐,像被人掐着脖子快断气般,曲不成调。

“谁家选在今天成亲?也不怕晦气!”

“还能是谁?宁公子!说是快不行了,娶媳妇儿冲喜呢!”

“苏大强真为了十两银,就把孙女卖了?”

“是卖了个孙女,但不是苏大强自家孙女!”

“那是……”

“去年来投奔他的侄孙女!”

“那个叫苏凉的?要说,这名儿起得就忒不吉利!”

……

轿子吱吱呀呀,在散架前,总算停了下来。

媒婆把门拍得震天响,久不见有人应,老脸一垮,颧骨上的粉簌簌往下掉,嘀咕道,“莫不是反悔了?”

伴随着嘹亮的唢呐声,媒婆身体前倾,高高扬手,却不妨门突然开了,矮胖的身子扑进去,摔了个狗啃泥!

连滚带爬地起来,假笑才堆起一半,一个硬邦邦的布袋子砸到了她怀中。

“嘶!”媒婆吃痛,倒吸一口凉气,抓住布袋,打开一瞧,涂得红艳艳的嘴唇子都要咧到耳后根去,“新娘子到了,快快趁着吉时拜堂吧!”

“滚!”黑着脸的精瘦老者仿佛从牙缝中挤出的这个字。

媒婆缩着脖子退出去,招呼抬轿子的吹唢呐的,走走走!

老者死死盯着门外破旧的轿子,拳头握了又松,冷哼一声,摔上门又回去了。

媒婆揣着钱往村西跑,突闻急促的马蹄声靠近,吓得打着滚摔到路边灌木丛里,再抬头,就见一人一马风驰电掣往东边去了。

只一道模糊的背影,就透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威慑,媒婆几欲脱口而出的叫骂又咽了回去。

苏凉睁眼,周遭漆黑一片,直觉自己到了阴曹地府。

记忆清晰,定是还没到奈何桥。

作为一个出身中医世家却从了军的专业人士,她稍后或许可以尝试分析一下孟婆汤的成分……

这般想着,苏凉倒淡定下来。人死不复生,只得认命,等地府工作人员来带路前往奈何桥,转世投胎。

布帘晃动,夜风沁凉。

苏凉打了个喷嚏,想拉开帘子,看外面是不是阎罗殿。

隔着帘子,抓到一只手,似有温度。

不由惊愕,地府里竟有活人?

本就不结实的轿帘轻轻一扯就掉了下去,抬头,目之所及除了漆黑夜幕中的漫天星光,还有,一个近在咫尺的男人。

他的脸背着光,看不真切。

但那双眼睛可真好看啊!仿佛细碎星光凝结而成,没有温度,依旧美得惊人。

“下轿。”声音也好听。

但苏凉觉得,哪里不对……

视线下移,眸光一缩!古装?

轿帘裹着男人的手,苏凉紧紧抓着,一时愣怔忘记松开,察觉事情怪异,便又捏了两下。

虽未有肌肤接触,但手感极好,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,适合弹钢琴。

不是小鬼,真是活人。

苏凉面上不显,心中却掀起惊涛骇浪:她还活着?穿越了?

“你我今日成亲,该拜堂了。”男人再次开口,语气淡漠,如酷寒冬日冰封的死水。

苏凉:……我,了,个,去……

板着脸的老者冲过来,扯掉轿帘,强行分开两人,拽下轿子上的红绸花,呵斥苏凉抓住一端。

苏凉默默拉住,就听得一句,“公子,‘时辰’到了!”

压低的声音,却刻意加重“时辰”二字,意味不明。

不远处似有马蹄声传来。

苏凉被拽了出去,尚未看清那公子什么模样,眼前一黑,一顶盖头遮住了视线。

“抬脚。”

苏凉跨过门槛,被带着往前走。

若非身处梦境,就只可能是穿越。

但她并没有接收丝毫原主记忆,完全搞不清楚状况。唯一确定的是,原本强健的身体如今虚弱无力,反抗或逃走都极不明智。

拜堂无所谓,只要不洞房,一切好商量。

这般想着,她打算搞清楚形势再说。

“一拜天地。”

苏凉低声问,“跪吗?”

“不必。”又是那道极有磁性的年轻男声。

眼睛好看,声音好听,应该不丑……苏凉默默想着,躬身拜了一下。

听到“二拜高堂”,苏凉转身继续拜。

如果拿掉盖头,她就会看到桌上放着一个牌位,其上却空无一字。

“夫妻对拜!”

苏凉侧身,然后,撞到了一个头……

“礼成!恭喜公子!”

可苏凉听着,这声“恭喜”,分明透着掩饰不住的郁闷,毫无喜意。

被带进一个房间,在床边坐下。

绸花轻轻砸在苏凉膝上,又垂下去。男人放手了。

“你在此休息。”冷漠的声音。

“哦。”苏凉下意识地应声。

脚步声,关门声,隔壁开门再关门。

苏凉舒了一口气,低头看着脚上精致的绣花鞋,摸了一下自己跳动的脉搏,看来真是穿越了。

周遭安静下来,苏凉拽掉盖头,尚未看清房中陈设,门突然被人大力踹开了!

一个高大健硕的年轻男人大步朝苏凉走来,眼眸凌厉,并非刚刚与她拜堂那位。

深色劲装,腰间佩剑,玉冠束发,身姿挺拔,行走间带来一股凛冽的风,给人极强的压迫感。

比苏凉前世电视剧里的将军可帅气有型多了。

“你是何人?谁让你进来的?”精瘦老者出现在门口。

男人走到苏凉面前,眸光如炬,盯着她的脸,话却是对身后老者所说,“我乃当朝三品武将年锦成,奉旨捉拿谋逆造反的顾氏后人!阻拦者,杀无赦!”

一枚金光闪闪的令牌从苏凉眼前飘走,她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驰而过,刚刚跟她拜堂那个,是反贼?

穿越而来,难道连明日的太阳都见不到吗?

视线越过面前的男人,就见不久之前对她态度不善的老者此刻神色紧张,“大人怕是找错了地方?我家主子姓宁,没听过什么姓顾的。”

年锦成并未理会,依旧盯着苏凉,“你,可是自愿嫁给他?”

苏凉:……说“不”或许可以撇清关系?但,“新郎”是反贼这件事,尚未盖棺定论,与其指望面前这个杀意汹汹的将军,还是跟“新郎”站在一起更稳妥些。

只要他安全,她就没事。

思及此,苏凉敛下眼眸,扯着手中的红盖头,怯怯点头,“是……”

年锦成眸光微眯,沉声道,“本将追查反贼,途径苏家村,犯了酒瘾,得知贵府办喜事,前来讨杯喜酒解馋,惊扰小娘子,对不住了!”

苏凉:……我,信,你,个,鬼……

门口老者神色大松,连忙赔笑道,“年将军大驾光临,是我宁家天大的荣幸,老奴这就为年将军取酒来!”

苏凉以为年锦成该走了,他却从怀中掏出一支玉簪,插在了苏凉乌发间,后退两步,拱手道,“路上捡的,恭喜小娘子觅得如意郎君,亦是赔罪之礼!”话落转身,大步离开。

门再次重重关上。

“年将军,我家公子的一点心意,请笑纳。”

年锦成接过酒坛,凝眸看向隔壁窗上映出的清瘦身影,冷峻的面庞在夜色下半明半暗,朗声道,“本将祝两位早生贵子,白头偕老!告辞!”

马蹄声远去,院中安静下来。

“公子,他这是没发现,还是……”

“他知道是我。”

“可若打算放公子一马,他为何要来?”

“并非他做主,来的也不只他。”

“谢天谢地,年公子到底顾念旧情!但他见公子与村姑拜堂,心中定是不快,毕竟年小姐与公子自小定下的婚约。”

“我娶妻,与年家再无瓜葛,年锦成明白我的意思。顾泠已死,从今往后,世上只有宁靖。”

“唉!可那村姑,如何处置?”

“明日再说。”

……

苏家村外的树林中,夜风萧瑟。

年锦成勒住马缰,暗处闪出八个劲装佩剑的士兵来。

“本将确认过,是浔阳茶商宁氏驱逐出门的庶出七公子宁靖,流落至此,今夜娶妻,正在洞房。”年锦成寒着脸说。

身后传来一道苍老阴柔的声音,“方才杂家到村里讨杯热水喝,没碰上年将军呐!”

年锦成握着缰绳的手一紧,就听身后之人桀桀冷笑,“杂家打听到那宁七娶的姑娘虽容貌秀丽,但大字不识,好吃懒做,粗鄙无礼,只凭这些,就断不可能是眼高于顶的顾世子。”

年锦成微不可闻地舒了一口气,“辛苦韩公公,如此,就到别处找吧!”

  1. 全部目录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