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目录 | 最新章节

第3章成了女主的姑奶奶

发布:2022-09-23 17:02:11

但是眼前这个妇人怎么喊自己姑奶奶?么自己成了老婆子?突然起了这个念头,让赵婧一整个人都好了。妇人见赵婧一但是没什么精神,喂了她一些温水后,就当心的把她放下自己,细心嘱咐“姑奶奶,你还发着烧,先短暂休息,我去给你煮点粥,有啥事你喊我。”赵婧一此时此刻妇人见赵婧一还是没什么精神,喂了她一些温水后,就小心的把她放下,细心叮嘱“姑奶奶,你还发着烧,先休息,我去给你煮点粥,有啥事你喊我。”。...

不过眼前这个妇人怎么喊自己姑奶奶?难道自己成了老婆子?

突然起了这个念头,让赵婧一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妇人见赵婧一还是没什么精神,喂了她一些温水后,就小心的把她放下,细心叮嘱“姑奶奶,你还发着烧,先休息,我去给你煮点粥,有啥事你喊我。”

赵婧一此刻没什么心思回应她,微微点了点头,沉浸在自己穿书成了老婆子这个想法里,无法自拔。

她没穿书前也不过二十来岁出头,恋爱都没谈过,这突然间成了老人。

赵婧一心里面多少有些不舒服。

等妇人离开后,赵婧一才认真的打量这屋子,整个房子不大不小,是用泥土砌起来的,窗户是属于老旧那种木窗,外加一层纸沾在上面,作为遮挡。

而她躺的不是床,而是北方特有的土炕,土炕很大,也很长,不管是横着竖着都能睡。

只不过她的脚下炕上放着几个锁起来的木箱子,上面盖着一层灰扑扑的布,布上压着几张旧报纸。

土炕旁边是一个柜子,不是很高,旁边一个高一点的柜子看起来像个衣柜,却又不怎么像。

赵婧一大致观察了一下,心里庆幸又心酸。

这就是以前爷爷奶奶生活的那种年代吧,赵婧一抬手看了一眼自己双手,不脏,但是也不好看。

看皮肤好像自己不是老婆子?赵婧一摸了摸自己的脸,手太糙了,老茧摸着有点痒痒刺刺的。

摸了好一会自己的脸,赵婧一实在感觉不出来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,心里不免有些失落。

不过转念一想,自己不是老年人,就好,不然自己肯定没几年活头。

在这个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,年纪大的人,身体亏空的很厉害,但是却又是无可奈何的事。

正想着,肚子突然咕噜咕噜的响了起来。

赵婧一叹了一口气,刚才那个妇人还在院子外面,想吃东西也不方便。

突然间脑海里传来一阵刺痛,让原本身体就虚弱刚穿来的赵婧一,差点没疼晕过去。

忍着痛意,一点一点梳理脑海中的记忆。

原主和她一样叫赵婧一,是以前的赵家村,现在的赵庄生产大队,前任生产大队队长的女儿。

因为是老来得女,在村里辈分也是最高的,所以在生产队中算是备受宠爱的。

因为他父母的辈分是生产队里面最高,也是最有威信的。

以至于赵婧一出生她的辈分也只是在她的父母之下,可惜,两年前她的母亲被一场大病夺走了生命,留下他们父女两个相依为命。

赵婧一的父亲也是在那个时候卸下来生产队队长的职位,交给了同宗一个小辈。

好景不长,十天前,她的父亲也离世,留下了她一个人。

年仅十岁的赵婧一在两年先后送走了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双亲。

这也是为什么赵婧一来的时候这具身体这么虚弱,这十天原主浑浑噩噩,一点东西都吃不下,才饿昏了,最后发了高烧去了。

生产队里并不是所有人对原主都好,原主的死也和其他人脱不了干系。

前几天,有人在背后嚼舌根,说原身父母的死,是被原主克死的。

这话被原主听到了,原本就受了不小打击,听了这话,原身不管是身体上,精神上还是心里都受了特别大的伤害。

这不,几天没吃东西,没休息,最后饿晕了,还发了高烧,就没了。

赵婧一眉头下意识皱了起来,虽说长舌妇哪里都有,但是这两个妇人嘴巴是真恶毒,对年仅十岁的孩子扣了这么个帽子,这是要毁了她。

只记得声音,却不知道是谁,不过日后总会有机会让他碰上,到时候她一定会帮死去的原身报仇。

方才那个妇人不是别人,正是原身父亲选出来的现在生产队的队长的媳妇。

王桂花,是个泼辣性子,但是为人豪爽,在村里倒是挺有威信的。

对原身更别说了,虽说原身是长辈,这不妨碍王桂花对原身好。

按照原本的剧情是赵婧一没挺过去,没了,是王桂花一家还有村里的几户人家,给办的后事。

就在原身死后没多久,就有人惦记上了原身的家,王桂花知道了,直接怼着他们的鼻子大骂,收拾了几次打这房子注意的几户人家。

一直守着这个房子,不让任何人打他的主意。

她现在是在一本大女主文里,是个小角色,女主是村里一户人家的团宠,人家是重生,她是穿书。

按辈分来的话,自己是女主的祖姑奶奶。

村里年纪过了七十多的都要喊原主一声姑姑,大人喊他姑奶奶,小辈就得喊她祖姑奶奶。

原剧情是,女主重生在村子一户人口比较多,男娃比较多的人家,在原身死后半个月左右出生。

一出生就是团宠,外加锦鲤的大女主,带着家人发家致富,和男主相遇,两人一起携手并肩,走上顶峰。

这完全没有原身啥事,因为原身在女主来之前就死了。

赵婧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:“还好,不是老婆子,既来之则安之吧。”

现在想什么都没用,她现在身体太虚弱了,方才接收记忆的时候已经耗费了不少精神,没过多久,屋子里就响起了赵婧一沉均匀的呼吸声。

阳光透着破洞纸窗洞照进屋里,瘦弱凸起的锁骨上挂着一根黑漆漆的绳子。

王桂花端着一碗鸡蛋汤从外面走进来,看到熟睡的赵婧一,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心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,她一直在担心赵婧一这几天不吃不喝,这么小,身体肯定扛不住。

把鸡蛋汤放在一旁的柜子上,走到炕边伸手摸了摸赵婧一额头。

感觉到烧已经退下来了,这颗心才算完全放下,退下来了就好了。

这鸡蛋还是她刚才突然想起来,跑回去拿的,鸡蛋这些东西在村里金贵得很,王桂花也算是下了狠心了。

肯舍得拿出鸡蛋给赵婧一吃。

见她睡的好,王桂花就出去了,家里人也快下工了,她要回去做饭才行。

锅里王桂花给赵婧一煮了红薯大米粥,盖在锅里,晚点她在过来看她。

此时京市,家属大院。

季家。

“你说我家老头子是不是老毛病犯了,竟然让我下乡,还美其名曰去体验生活。”

一少年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,一脸郁闷。

一旁的少年则是淡定的看着手里的书,听他发泄。

听到他说被安排下乡,注意力才从书里挪开,看着他语气平淡听不出什么波动,平静的吐出两个字:“一样。”

少年正准备继续说,听到他的话愣了一下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一脸吃惊看着他:“宣哥你说啥?你也被安排去了?”

季明宣点了点头,淡淡的嗯了一声。

宁市,榔头镇,赵家村生产队。

天色渐渐黑了,赵婧一也从睡梦中醒来,屋子黑漆漆的,让刚睡醒的赵婧一吓了一跳。

外面是农村特有的,虫子的叫声。

赵婧一缓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,自己穿书了,不再是在原来的世界了。

按照记忆慢慢摸到炕上摆放的箱子从箱子底下拿出钥匙打开锁。

从箱子里拿出油灯,还有火柴,把油灯点亮。

屋子瞬间亮了不少,心里对陌生地方的不安也散去了几分。

赵婧一看着眼前这个烧着煤油的油灯,不免轻叹:“还好原身受宠,她父亲给她专门买了油灯。”

七十年代初,能点上油灯的人家不多,通常是不舍得花钱,而且这个东西消耗很大。

思绪刚飘远,被一股饥饿感拉会了现实,伸手摸了摸肚子,抬头看到炕头边上柜子放着一个碗。

赵婧一爬过去看了一眼,鸡蛋汤?伸手端到面前,心里有些感动。

一口一口的喝了下去,还带着淡淡的甜味。

加了糖的,赵婧一心底划过一丝暖流,虽说她是长辈,但是这个便宜的侄孙媳妇,是真的好。

这么贵重的东西,都拿来给她喝,这份恩情她记下了。

这是她吃过最好吃的鸡蛋汤。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