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目录 | 最新章节

第三章 门阀之郑氏(下)

发布:2022-09-21 22:25:43

江大仕,出任隋王朝骁骑将军。但是他这个骁骑将军,和东汉时期时期的骁骑将军可不太像。隋王朝的骁骑将军,而已边军制度的基层军府主官,论品秩但是正四品。而江大仕的独子郑仁基,在朝中出任通事舍人,品秩更低。进而也可以可以看出,荥阳郑氏在入隋以来,确实是衰落了。而郑大仕的独子郑仁基,在朝中担任通事舍人,品秩更低。。...

郑大仕,时任隋朝骠骑将军。不过他这个骠骑将军,和东汉时期的骠骑将军可不太一样。隋朝的骠骑将军,只是府兵制度的基层军府主官,论品秩不过正四品。

而郑大仕的独子郑仁基,在朝中担任通事舍人,品秩更低。

由此可以看出,荥阳郑氏在入隋以来,的确是没落了。虽然还有郑译这一支在支撑,可郑译已故去,郑译的后人依靠着余荫勉力支持,显然已无法和当年相比。

不过,汜水关距离荥阳不远,郑家的名头,还是很有用处。

最明显的,就是那汜水关守将在得知郑世安的请求之后,二话不说,立刻派人打探。

李建国也说不清楚,那言家村是在什么位置。

但距离汜水关,显然隔着一段距离。如此追查,自然不可能查找到什么结果。于是在两天后,郑世安从汜水关守将的手中,拿到了相关文书,随郑大仕启程离开。

开皇年间,隋文帝对户籍的管理,非常严格。

特别是针对世族门阀中所隐匿的人口,更格外关注。丞相高颖,更是几次进行普查,以严格户籍的管理。当然了,世族门阀若是想要隐藏,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。只不过郑世安五代服侍郑家,身份和地位和普通奴仆不一样。所以当他要收养李建国的时候,自然会为他办理户籍。只不过在相关文书上,李建国的名字,已变成了郑言庆。待到回转荥阳以后,再办理相关手续,就算有了正式的身份。

郑言庆?

在郑世安的怀中,李建国反复的重复这样一个名字。

他知道,从这一刻开始,他就算正式融入进了这个时代。从今以后,他叫郑言庆!

从汜水关到荥阳,并没有耽搁太长时间。

郑世安因为要在郑大仕身边听命,所以把郑言庆留在了徐妈母子的车上。

要说起来,徐妈母子并没有资格坐在车里。之所以能上车,则是因为车中的另一个婴儿,郑仁基的儿子,郑弘毅。郑言庆躺在虎皮褥垫上,侧着身子,看着熟睡中的郑弘毅。但在他脑子里,却没有半刻休息,思索着未来将要面临的事情。

如果推算不错,如今应该是开皇末年。

开皇之后,是四年仁寿,接下来就是一代昏君,隋炀帝杨广的执政期。

待到隋炀帝灭亡时,自己应该是二十多岁,然后他要迎接的,将会是一个盛世的到来。

该如何走?

郑言庆必须要有一个规划。

他并不知道,就在他规划未来的时候,有一双眼睛,正好奇的盯着他上下打量。

朵朵已经睡着了,蜷缩在徐妈的身旁。

而徐妈则凝视着郑言庆,心里充满了好奇……

这是一个古怪的婴儿,几天下来,很少听到他哭闹,非常安静。

一般而言,婴儿的吃喝拉撒都不受控制。偏偏这个小家伙,竟好像懂事一样,根本不用徐妈去操心,更不会像小公子郑弘毅那样子,一天要换好几次的尿布。在大多数时候,小家伙总是瞪大乌溜溜的眼睛,有时似乎很好奇,有时却像在思索。

思索?

徐妈的嘴角,浮起了一抹笑意。

她是在嘲笑自己,又有哪一个小孩子,还在襁褓中就开始思索?

不过,这真是个有趣的小家伙,不是吗?

郑家在荥阳,颇有基业。

七房各有住所,但最祖宅只有家主嫡传才有资格居住。郑大仕虽有功名,但也不能住在祖宅,他所居住的地方,名为安远堂,也是郑家在荥阳一处重要的基业。

堂号,也是世家大族的一个代表符号。

与大多数世家不同,荥阳郑氏拥有两个堂号,一个叫著经堂,是为了颂扬东汉末年的经学大师郑玄命名。只有族长一支,才能居住在著经堂;而另一个堂号,就是郑大仕这一支所在的安远堂,因汉宣帝时,郑吉平定西域,被封为安远侯而命名。

这两个堂号,从某种程度上,也表明了郑家文治武功的理想。

郑大仕在安远堂门外下了马车,对郑世安说:“世安,你先把孩子安顿下来……对了,等一下我再让人给你安排一个奶妈,正好方便照顾。你安顿好了,再过来找我。”

简单的一句话,却表明了郑世安在安远堂不同凡俗的地位。

这时候,徐妈抱着郑弘毅和郑言庆,走了过来。

郑大仕看了一眼徐妈,沉吟片刻之后,沉声道:“这样吧,就让徐妈过去照顾吧。”

徐妈虽已年近三十,但徐娘半老,正有风韵。

郑大仕在洛阳买下徐妈母子,只是因为郑弘毅的母亲刚故去,孩子也需要奶妈。

可他发现,郑仁基似乎对徐妈颇有意思。

郑大仕不得不多一个心眼。郑仁基也正是年富力强,妻子故去,郑大仕考虑着给他再找一个门当户对的续弦。而且心中已有了考校,郑大仕可不想这时候节外生枝。

世族联姻,对声名也很看重。

郑仁基妻子刚故去,如果和奴婢传出什么风言风语的话,德行又亏,会影响到亲事。

可郑言庆一听,却是心里一咯噔。

原因无他,实在是因为朵朵那小女孩儿,怀中有绿珠宝刃,而且身份非常诡异,实在不应有太多牵连。本能的,他想要开口拒绝,从襁褓中伸出手,咿呀的反抗。

郑世安却笑了,“看起来,这孩子倒是和徐妈挺合缘,就依老爷所说。”

他从小陪着郑大仕,对郑大仕的心思,当然也最为了解。

但郑言庆却不愿意,实在是因为朵朵母女,来历不明,留在身边的话,太危险了。

只是,这件事却没有他反对的余地。

郑言庆心里正纠结着,就见从远处,一匹白马疾驰而来。

马上端坐一名文士,在安远堂门外跳下了战马,快步就走到了郑大仕的跟前。

“善果,你怎么来了?”

郑大仕有些奇怪,开口道:“我正说洗漱之后,就去著经堂祭拜先祖,你却先过来了。”

男子虽是文士打扮,宽袖大袍,衣带飞扬。

可是体型却很魁梧壮硕,透着一股子豪壮之风。

他在郑大仕面前行礼,而后说:“叔父,归昌公听说叔父回来,要我请您立刻过去,有要事相商。”

归昌公,是郑译的长子,名叫郑善愿。

郑大仕一怔,立刻知道出了大事,连忙问道:“善果,族长要我过去,出了何事?”

郑善果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,但郑言庆还是听了个大概。

只听他轻声道:“叔父,长安传来消息,元妃在十日前,故去了!”

郑大仕的脸色,顿时变得铁青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八点以后,还有一票,求推荐收藏!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