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目录 | 最新章节

1、晚晚,我们回去

发布:2022-09-21 03:30:11

华景别墅外。“晚晚,我们不不喜欢他了,好好?”霍司衍喉间晦涩,“这足足二十年的时间,他看都不不愿意看你几眼。”——而她也未曾回过头。慕晚却看都不看把她紧紧地被禁锢在怀里的男人,精致优雅如画的眉眼豪无温度,而已冷声道,“闪开。”冷冽疏淡的语调里,一点也不掩藏的“晚晚,我们不喜欢他了,好不好?”霍司衍喉间艰涩,“这将近十年的时间,他看都不愿意看你一眼。”。...

华景别墅外。

“晚晚,我们不喜欢他了,好不好?”霍司衍喉间艰涩,“这将近十年的时间,他看都不愿意看你一眼。”

——而她也不曾回头。

慕晚却看都不看把她紧紧禁锢在怀里的男人,精致如画的眉眼毫无温度,只是冷声道,“让开。”

清冷疏淡的语调里,毫不掩饰的不耐烦。

霍司衍却像是习惯了她这样说话的语气,黑不见底的瞳孔沉了几分,却依旧不肯松手。

“不要去找他好不好?”

他抱着她的手缓缓收紧,低哑的嗓音里带着祈求,“是他丢下了你,不要去好不好…当我求你……”

“霍司衍!”

慕晚冷而静的语调里染了微末的颤意,“他没有。”

“淮洲没有丢下我。”

她终于肯抬眼朝霍司衍看去,“是你逼走了他……明明是你逼走了他!”

慕晚出口的每个字一个比一个冷,说到最后,她却渐渐的红了眼眶,“他说过让我再等等的……让我再等等的……”

细细密密的疼痛从心脏处蔓延开来,慕晚推开男人,经受不住失了所有力气般的慢慢蹲了下来。

她缓缓的抱紧自己的手臂,双眼无神的盯着某处,喃喃低语,“……他不会骗我的……不会的……”

慕晚失神的蹲在地上,整个人没了平日里的娇纵。

霍司衍的眼神一直紧紧的锁在她身上,沉如渊的墨色瞳孔压下无数翻涌的情绪,俊美的容颜也像是覆上了一层寒霜。

一时静寂。

霍司衍右手紧紧的攥成拳,一双沉寂晦暗不见底的眸子盯着慕晚看了一会儿。

他才上前几步,在慕晚身旁蹲下,低哑的嗓音里悉数是小心翼翼,“晚晚,我们回去,好不好?”

不等她开口拒绝,霍司衍紧跟着落下一句话,“……你哥哥还在等你。”

霍司衍落音的瞬间,慕晚整个人明显的僵在了原地。

想到医院里昏迷不醒的哥哥,慕晚抱住自己双臂的手,无声的收紧。

渐渐趋于某种妥协。

慕晚没有开口说话。

见状。

霍司衍眉眼暗了暗,他单手穿过慕晚腿弯,再次轻而小心翼翼的将她抱在怀里。

男人直起身来的那瞬间,清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音,从他怀里的女孩口中溢出,“你会有报应的。”

霍司衍整个人一顿,低头看了眼在他怀里已经漠然闭上眼的女孩。

他抱着慕晚的手指蜷了又蜷,面色却始终平静如常,低应了一声,“嗯。”

如果他的报应是她给的,他受着。

……

白天淋了点雨,慕晚当天晚上就发起了高烧。

当年慕家在商界里声名鹊起,暗地里被人使了不少的手段敌对。

尽管慕父做了不少的准备和防范,慕夫人怀慕晚的时候还是出了一点意外,导致小慕晚提前了两个多月出生。

由于不足月,从小慕晚身子就弱,最严重的时候两三个月都出不了门。

装修梦幻公主风的卧室。

“要是一场普通的发烧都不能医治,我请你们来有什么用?”

霍司衍深烬如渊的眸子盯着一屋子的医生,声线平稳沉静,也冷得彻底。

“要是在明早之前,晚晚的体温还降不下去,”霍司衍冷峻的神色不变,冰凉的字调敲打在每个人心底,“你们也不用在这行再待下去。”

几位医生闻言一震,相互看了一眼对方,“这……霍太太体质特殊,药量也只能用普通人的三分之一,药效……也就会慢……慢一些……”

说话的医生低着头,不敢抬头去看目前整个深城都畏惧的男人,一句话被他断断续续的说不完整。

霍司衍神色一冷,漆黑的眸里陡然有了怒意。

“意思就是只能等着?请你们来……”

“唔……”

这时床上的人,传来了极浅的类似呓语的音。

“晚晚。”

霍司衍立刻转过身向床上的人看去,眼底的怒意,瞬间悉数被担忧和疼惜布满。

他在床头坐了下来,骨节分明的手指怜惜的轻碰了碰慕晚的脸蛋,“晚晚,是不是又难受了?”

霍司衍眉宇间变得温和,声音也小心翼翼的放得很轻。

慕晚的五官有种极致的美,不只是皮相,而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精致与娇贵。

霍司衍看着女孩还没有自己手掌大的脸蛋上,尽数是苍白与娇弱,心疼得不行。

“晚晚,告诉我哪里疼,好不好?”

慕晚闭着眼,精致的眉眼却皱在了一起,细弱白皙的手指紧紧攥着被子,肉眼可见的难受。

在霍司衍手掌即将探上她的脸蛋时,慕晚仍旧虚弱的闭着眼,却本能的朝里缩了缩。

霍司衍的手顿了顿,下一秒却仍然伸手向下,把体温计从被子里拿了出来。

——依旧是高烧。

慕晚却蓦然睁开了眼,原本清越的一双眼眸被所有的抗拒和厌恶占满。

仔细看,更深处甚至带了点微末的恨意。

“滚……滚出去……”

霍司衍被她眼中的情绪一刺,即便已经习惯性的接近于麻木了,可仍是让他经受不住的微微弯下了身。

“晚晚,”男人低哑着声音,独特而低沉的语调裹着深不见底的温柔,“你怎么又开始说胡话了?”

霍司衍带着凉意的指腹,不可抗拒的探上慕晚的脸蛋,“你该知道的,我不喜欢‘滚’这个词。”

说罢。

意料之中的。

霍司衍见到慕晚眸中的厌恶,眼底的暗色更深的压下了几分。

男人的手指停在了她的脸颊,顿了顿,却没有收回,“不过你是例外。”

慕晚躲不开,侧露出的半张脸蛋没有一丝的血色,有些无力的半阖着眸,“我发烧了,很难受。”

甚至因为难受和委屈,慕晚的嗓音里染了一丝轻微的哭腔。

她闭了眼讷讷轻语道,“……你还要恶心我吗?”

霍司衍始终盯着她的眸光,一下子僵住。

过了好一会儿。

霍司衍漆黑的瞳孔才动了动,艰涩的音从他喉骨深处溢出,“晚晚,我没有。”

“不是的……”

不是什么?

不是要恶心她吗?

霍司衍看着整个人连着头发丝都在抗拒他的慕晚,到口的话突然就说不出来了。

微静了静,他低沉的嗓音浸了无数的疼惜,“晚晚,你乖一点。”

霍司衍低头盯着她的脸蛋,可以清楚的看到她微微颤抖下根根分明的眼睫。

“乖一点,你就可以见你哥哥一次了,好吗?”

虽然是询问的话,霍司衍的语气却不容置喙。

慕晚愣住之后,短暂的轻笑了一下。

深静漂亮的眼眸里,却没有任何的笑意,“霍司衍,你也就只会这一招了。”

说完之后。

慕晚就像是虚弱至极,轻轻的阖上了眼,再也不看眼前的男人一眼。

霍司衍俊美如俦的脸庞上神情不变,始终沉稳平静。

他伸手替慕晚拢了拢被角,“晚晚,这不重要。”

霍司衍深深的看了一眼,床上脸色苍白到极致的女孩,低沉从容的语调不变,“重要的是,对你管用就行。”

  1. 全部目录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