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目录 | 最新章节

第3章流言蜚语硬生生被腰斩

发布:2022-09-21 02:58:54

张健内心就很踏实,明白蒋翠翠算回去了,并且没做什么真的对不起他的事。否者,会这么霸气十足,不是会和他要休书。“吃完了,霖子洗碗,你和我去一趟狗蛋家。一个个的,我不找他们算帐,还我以为咱们家都是只出出气不出声的,想怎么挼捻就敢怎么挼捻(rua nie)“吃完了,霖子洗碗,你和我去一趟狗蛋家。一个个的,我不找他们算账,还以为咱们家都是只出气不出声的,想怎么挼捻就敢怎么挼捻(ruanie)!”。...

张健内心开始踏实,知道蒋翠翠算回来了,而且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。否则,不会这么霸气,而是会和他要休书。

“吃完了,霖子洗碗,你和我去一趟狗蛋家。一个个的,我不找他们算账,还以为咱们家都是只出气不出声的,想怎么挼捻就敢怎么挼捻(rua nie)!”

张健瞅一瞅蒋翠翠,想要张嘴问一问,又没有出声。

“哎!”蒋翠翠瞪一眼张健,“你过去不要怕,有我在。”

半晌,张健才低低的‘嗯’了一声。

蒋翠翠一个风风火火的人,要不是重生一次,真的瞧不上张健的性格。但也明白,他养成这样,都是大伯娘的功劳!

大伯娘内心膈应丈夫喜欢弟媳妇,本是不乐意养活张健的。奈何他们这一门头没有其他人,里正执意要她养。她对外也不装对张健多好,对内更是各种打压。

不许张健大声说话,说错了,就睡柴房或者不给饭吃。一来二去的,张健就唯唯诺诺的不行。

好在,她心里有一个小记账本本呢。

张霖眼神亮晶晶的,等着吧,一会洗完碗,他也去张狗蛋家。

他们一家子这头吃饭,另一头村子里的人都炸锅了。

哎吆,之前不是传言蒋翠翠跟着人跑了?怎么自己就回来了?而且,依照他们对蒋翠翠的了解,这根本就不是跑的样子。

要是换做平时,他们肯定是先拽着自家熊孩子,找蒋翠翠讨个说法。可现在,不敢,需等着,看蒋翠翠的后续操作。

这不,吃了饭,没半个时辰,放风的人,就瞅着风风火火的蒋翠翠和一瘸一拐的张健朝着张狗蛋家走。

有戏不看,是他们的风格?

所以,一股脑的,大家都溜达到了张狗蛋家。

有人手里抓把瓜子,有人手里抓把麻子,有人手里拿着麻绳鞋底,一边八卦一边不忘自己的纳鞋底大业。

蒋翠翠进了张狗蛋家门,就先四处打量一番。那架势,一瞅还以为是在查看她家的钱财呢。

哎,可怜的张狗蛋爹娘,要损财喽。真真是,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降。

张狗蛋爹娘也是早早就等着蒋翠翠,可瞅着她这架势,嘴角还忍不住抽搐。

“哎,翠翠啊,我们家狗蛋呀,就听了你大伯娘的话,说你跟着人跑了。我当时就打了他一顿,说他胡说呢。”

“嗯?我大伯娘?怎么可能!我大伯娘还给我介绍捡银子的买卖呢,怎么能说出这种不知深浅的话。你可不要往我大伯娘身上泼脏水、扣屎帽子,也不要指望能挑拨我们两家关系。我们两家铁着呢。”

其他人一听,哎吆,张健不傻,却是个懦弱的瘸子,也算个傻子了。蒋翠翠在待她大伯娘张王氏的事情上,也是个傻子。

这么一合计,两口子就都是傻子。

真真是,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。

谁瞅不出来,张王氏对他们两口子不诚心,想法设法坏他们两口子,可这两口子却一门心思认定张王氏那是对他们好。

张狗蛋爹娘一瞅就更明白,不能指望这一对二傻子理解他们的良苦用心,不得好,还以为他们在挑拨离间。

张狗蛋爹赶紧的推搡一把张狗蛋,“去找你张伯,让他过来帮着说道说道。”

张狗蛋瞅着自家爹漆黑的脸,哪敢磨叽。

可这话真的是从张王氏嘴里说出来的,他现在就算是重复一百遍也敢。而理是这么个理,大家现在却都只瞧热闹啊。

他撒丫子往出去跑,一边跑一边不忘替自己洗白,告诉周围的人,‘张霖娘跟人跑了,是她大伯奶说的,六狗子他们可以当见证。’

大家互相之间都是几十年的邻居,知根知底,张狗蛋猪是嫌狗不爱,可不会在大事上撒谎。

蒋翠翠四平八稳的坐在凳子上,翘着二郎腿,一晃一晃的。

太惬意了!

这才是打劫(不要脸)的高境界呐!

这是擎等着张狗蛋爹娘主动提出赔偿,越拖越多。

一大堆人围在一起瞧热闹,吃瓜子的吃瓜子,磕麻子的磕麻子,纳鞋底的纳鞋底,场面没人大声,却也不安静的尴尬。

里正下午的时候,就已经坐等。结果,一直拖延到天黑。他一瞅到张狗蛋,就拿起旱烟锅子,一边吸一边往出走。

这不,终于盼来了里正。瞅着他那慢腾腾的八字步,有人恨不得上去,前拉一把后推一把,好戏,赶紧的开场啊。

里正瞅着这黑压压瞧热闹的人,又生气又没好气。

“一个个把你们给闲的,有这个扯犊子时间,做点啥不行?还有张蒋氏,这种闲话你也当真。”

“哎,里正啊,你这么说,可冤枉死我了,我都被熊孩子给骂了,我以后可咋抬头做人。再说了,我也是为了咱们村子好啊。以后别人一个劲的造谣,说咱们村子里,这个跟人跑了,那个跟人跑了,你想想咱们村子吆。”

“哼,你以为我不知道厉害?眼皮子浅的东西。‘一荣俱荣一损俱损’这种浅显的道理都不懂。你们以后谁要是敢散播谣言,尤其是败坏咱们村名声的,直接村规处置。”

“哎,里正啊,也不是我们败坏啊,蒋翠翠可真的和人走了一天一夜呢。”

“就是的呀!”

一个吃瓜群众挑头,另一个就灯下黑的附和一句。

里正一边吸口旱烟,一边烟雾缭绕中看一眼蒋翠翠。

“哎,我大伯娘可说了,外边随便就能捡银子,我就想出去多捡点。这样,就能让霖子去私塾,也能给他做身新衣裳。霖子好几年都没新衣裳了,你们还都孤立他,嫌弃他、、、、、、”

蒋翠翠说到最后,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掉。

大家一听,这种没脑子的话,可不就是蒋翠翠两口子对上张王氏,能信出来的事么。换个人,肯定不信外边捡银子。

再一瞅,蒋翠翠哭哭啼啼的,张健唯唯诺诺的,日子也不好过,也是可怜人呐。

说来说去,就是张王氏闹腾出来的幺蛾子。

相比较大家的义愤填膺,里正透过烟雾,多打量了几眼蒋翠翠。条理太清楚了,真的是个没脑子的?

“以后,不要别人胡咧咧,你们就跟着传。要是再败坏咱村名声,影响咱村以后的男婚女嫁,有一个算一个,自己跪祠堂吧。”

盖棺定论,里正是最明智的。再说了,谁要是真的跟人跑了,还敢回头?回来主动沉池塘?

二傻子也不会这么做。

颠三倒四,说来说去的,都是张王氏闹的幺蛾子。

可这就完了?蒋翠翠能答应?大家可不信的。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