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目录 | 最新章节

第1章重生反悔

发布:2022-09-21 02:58:54

轱辘,轱辘,身体不停地的上下上下颠簸着,放佛要散了架了通常……是谁,是谁在推她吗?蒋翠翠费劲的睁开眼睛了眼睛,看见一个二十多岁长脸男人正推她。王柄!蒋翠翠一下认了出!这个该遭血煞的玩意,竟然还好好活着,也没被雷劈死!她忿恨的伸出手去抓他的脸,却因为也没力王柄!。...

轱辘,轱辘,身体不停的上下颠簸着,仿佛要散架了一般……是谁,是谁在推她吗?

蒋翠翠费力的睁开了眼睛,看到一个二十多岁长脸男人正在推她。

王柄!

蒋翠翠一下认了出来!

这个该遭天煞的玩意,居然还活着,没有被雷劈死!

她愤恨的伸手去抓他的脸,却因为没有力气,又垂落一边。

“蒋翠翠?你怎么了?”王柄一边推她一边问。

怎么了?

难道自己没被主家打死?还留了一口气,要被王炳给拉回村,送回自己家?临死了,才能回家,无颜面对儿子张霖啊。

因为大伯娘养大丈夫张健,蒋翠翠一直对她都特别信任。听了大伯娘和她娘家侄儿王炳的话,和王炳离家出去赚银子,结果把自己给搭进去了。

想到这,她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流了下来。

“哎,知道你娇气,可也没想到你这么娇气的呀。咱这都为了你,买了驴车,你还嫌弃,还想要骡子车。就咱们出门带的银子,哪里够买骡子车。”

没听到蒋翠翠的反驳,他又自顾自的说,“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,还嫌弃自己的身子不好。”

蒋翠翠泪眼朦胧中无意瞅见他年轻过分的脸,顾不得他嘴里的叨叨,赶紧的四顾去瞅。哎吆,这是自己记忆中,刚离开村子不远的地方啊。魂牵梦绕,绝对不会出错。

想想,那个时候,她被王炳和大伯娘张王氏忽悠着,以为外边的世界美好,遍地银子,只要想捡,就能捡一大堆两大摞的那种。

只因她无数次瞅着儿子,小小的缩成一坨,交不起束脩,就偷偷藏在墙角听夫子讲课,还被下私塾的熊孩子嘲笑。那种心酸,都是她为人父母没本事造成的啊。

她要赚银子,赚很多很多的银子,再也不因银子而吃穿窘迫,再也不因银子而遭人白眼,再也不因银子而让儿子没法去私塾。

可实际呢?等她出去以后,因为迟迟不和王炳苟且,就遭到他的嫌弃。要不是自己留了个心眼,估计当时就被他发卖为奴。

本想出去赚银子,回家养好儿子,压根没有想到是这种结果。因为年轻,觉得颜面大于天,她就滞留在外,干一些零碎活勉强度日。

以为就此了却残生?后来,她又被王炳找到,忽悠说一起回村,结果反被卖到大户人家当老妈子,但凡想要逃跑,都少不了一顿毒打。

一来二去的,她不得不死心塌地干活。至于月银?她攒着,想要留给儿子以后娶妻生子,却在最后惨死时,眼睁睁看着王炳作为亲人,取走了那些银子。

真的是死不瞑目啊!

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前世为啥鬼迷心窍,脑子糊涂。

好在,一睁眼,她重生了,还有挽救的机会。

可现在,她要是贸然说自己不想去外边赚银子,那依照她对王炳的了解,他必然不肯罢休。

缓了缓,摸了摸自己的脑袋,蒋翠翠立刻泪眼婆娑的瞅着王炳。

“呜呜,我现在病着,这要还出远门,说不定带的银子都不够瞧大夫。要不然,我们先回去,我找张健要银子,等病养的差不多,咱们再走?”

王炳一听,立刻就皱起了眉头。他一边手里驾着驴车,一边回头仔细端详着蒋翠翠,“你可知道,我们这一趟出来多不容易,回去了,再想出来就难了。”

“哎呀,难啥难,咱们出去也是为了赚银子。可现在银子还没赚,不能路费盘缠都瞧大夫啊,没本钱,还怎么赚银子。”

“再说了,张健还有私房银子。他以为自己藏的好,我就发现不了,哼,我早就留意了。”

原本王炳不乐意回头,可这会一听私房银子,就心动了。

他可不是一个真的被他姑三言两语就欺骗的傻子,无论他姑张王氏怎么诋毁张健,他都坚信张健是个有本事的窝囊废。

这么多年,张健瘸了一条腿,却依旧是打猎的好手,和村子里一些有本事的人,相处的关系也挺好。

这真的是一个窝囊废?肯定不是,要真的是,也是有本事的窝囊废!

所以蒋翠翠的话,他一点也不怀疑。

“可咱们现在回去,这驴车咋办?”

“哎呀,直接卖了呀,这银子都是你的,你自己留着就好了。等我想方设法拿到张健的银子,咱们再做商议。”

“可现在卖,要赔银子。”王炳心里还是有些舍不得,隐隐觉得哪里不对,可对上蒋翠翠一脸平常又找不出这个疑点。

“咱们以后是要赚大银子的,还在乎这点小碎银?”蒋翠翠带着几分鄙夷,然后一副一点也瞅不起小碎银的架势。

瞅到王炳的犹豫,蒋翠翠立刻装出一副疑狐,“我大伯娘张王氏可是说外边的银子特别容易赚,你也这么给我说的,难道不是?。”

“出门肯定能赚大银子的。”

“那,你要是舍不得卖,你自己养一段时间,等找到银子,咱们再走。”

王炳一瞅蒋翠翠一副都不是事的自信,再一想他的本意,觉得有道理。再说这驴车,他暂放到好友处,以后再用也不费事。

掉头,等快到村口的时候,他直接放蒋翠翠下来。王炳自己做贼心虚,哪里会真的大摇大摆的进张家庄。

蒋翠翠也知道王炳不会送她进村子,可还是装作一脸生气,自己跨着小包袱,咋咋呼呼的往村里走。

她都不带回头,因为她知道王炳会把车往哪里赶,会让谁帮着照料。

可接下来,她觉得就是要拼她演技,真正考验她演技的时刻到了。

先回家哭一场?或者扮柔弱一场?貌似不太行,因为自己对张健一直都是霸道人设。

那就霸道着来?

她想的入神,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手腕处腾起的一股白烟,好在白烟转瞬就消散了。

她虎着脸,一边咳嗽一边往家里走。村口碰到熟人,大家一个个瞪大眼珠子瞅着,她则是趾高气扬的哼一声,继续往家走。

大家直接炸懵了,这跟人跑了的人,现在又回来了?

还出去干啥活啊,直接掉头,缀着蒋翠翠走。远处没有注意到蒋翠翠的人,瞅着这么多人一起,肯定是有热闹瞧的,也纷纷放下手里的活计,跟过来了。

蒋翠翠疑狐的瞅了瞅大家,也没有多言语,一边咳嗽一边往家里走。还没到家门口,就瞅着周围几个熊孩子围着张霖,一边奚落一边扭一把掐一把的。

而张霖就那么哭唧唧的站在中间,任由其他熊孩子欺负。

她走近一听,才知道人家都骂张霖,他娘跟着人跑了。

蒋翠翠压根不是委屈自己的人,扑上去,也不管谁家的熊孩子,一顿胖揍。一堆熊孩子,怎么也不敢跟着大人还手,一边躲闪一边继续骂骂咧咧。

“哎吆,跑了又跑回来了,哎吆,张霖你娘给你爹戴帽子了,你娘就应该被浸猪笼、沉池塘。”

、、、、、、

无论人家熊孩子怎么骂着,张霖就那么哭唧唧的,也不反驳也不附和,却回头瞅着蒋翠翠一脸的冷漠。

  1. 全部目录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