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目录 | 最新章节

5.教科书般的追杀(1/4)

发布:2022-07-24 05:56:01

风雨匆匆。杏黄道袍的真人离开了了皇宫,他坐上早以准备好好的马车,马车车夫是个更年轻的道童,双目带了几分俯览人间的之意,人仙殊途。车里除了一位戴着长冠的道人,约摸二十多岁,脸型狭长,眼珠咕噜噜转着,下巴一抹尖须破环了整个人仙流道骨的之意。王真人才一杏黄道袍的真人离开了皇宫,他坐上早已准备好的马车,马车车夫是个年轻的道童,双目带了几分俯瞰人间的意味,人仙殊途。。...

风雨匆匆。

杏黄道袍的真人离开了皇宫,他坐上早已准备好的马车,马车车夫是个年轻的道童,双目带了几分俯瞰人间的意味,人仙殊途。

车里还有一位戴着长冠的道人,约莫三十多岁,脸型狭长,眼珠咕噜噜转着,下巴一抹尖须破坏了整个人仙风道骨的意味。

王真人才一上车,那道人急忙问:“如何?”

王真人举手摆了个先别说话的手势,然后对外道:“回清风山。”

“是,仙长。”

道童回应了声,然后便是扬鞭启程。

马车南下,过了好一会,直到出了天阙城城门,这王真人才开口道:“果然有问题,那个宁妃确实不对劲,别人看着烧杀妖怪,都觉着是除了害。

只有她一副推脱说身体不适的模样,之后在我强迫下,她才上去杀了那白兔精,但却勉强的很。”

戴着长冠的道人问:“能确定是妖族吗?”

“还不够,她身上没有妖气。

不过可能是大妖,这种事,我们还是回去启禀清风山的师长比较好。”

“嘿嘿,天下第一的大美人,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妃子如果真的是妖怪,那可有趣了。这群妖怪不藏在地下躲入海外,却跑出来,他们想做什么?”

“如今这个世道,妖族并不多,能够揪出这么一个大妖,我们在昆仑道宗仙人们面前那可是能好好的露个脸面了,这也算是积累了福缘。

对今后我们的求仙之旅有莫大好处,说不定哪个仙人就直接收我们为徒了。

不过可惜了那样一个美人,真是我见犹怜。”

“师弟,如果她真是妖怪,你看到她的本体,那就不会有半点兴趣了,哈哈。不过在她变成本体前,到时候可以过一些手瘾。”

“也是,也是,到了我们手上,还不是我们说了算,这妖怪能用自己的身体让我们排开心猿意马,更加专心修道,也是做了好事。嘿嘿,速速回清风山。”

咔咔。

咔...

马车忽然剧烈颠簸了下。

轮毂似乎撞到了尖锐的石头,而停下了。

两名道人往前一个踉跄,然后等了一会,却没等到车外的小道童说话。

王真人皱了皱眉,掀开了帘子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帘布翻开。

他却愣住了。

帘外,是陌生的少年,还有陌生的环境。

少年极俊,应该算是小白脸。

环境非常荒凉,根本不是去清风山的官道,显然那道童早就被替换掉了。

而这少年为他们驾车驾了这么久,选择好了地点,这才停下。

王真人只觉毛骨悚然,一股寒气沿着背脊上了头,他心里咯噔一跳。

这难道是山中的鬼魅?

他急忙戒备,然后出声问:“阁下是谁?”

来人正是夏极,他神色很平静,静到多了几分懒散。

他简简单单地反问:“宁妃是妖?”

王真人愣了愣,这一瞬间他心转如飞,然后开口道:“少侠不要被宁妃的模样给欺骗了,如果你奉命来杀我们,不如先等等,随我们弄清楚宁妃是人是妖,再说不迟。

如果是人,那就是我清风山的一场误会,我自然会去道歉。

如果是妖,那么少侠也是被骗了,这样就根本没必要对我们动手了。”

他说话有理有据,显然是个老江湖。

夏极摇摇头:“她不是妖。”

他这话才一说出。

两个道人就知道没得谈了。

王真人装作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只不过他身后的长冠道人已经悄悄出手了。

昏暗的秋雨,阴沉的车厢中。

一道弯弯曲曲的剑光,好像是刁钻无比的毒蛇,在王真人身体的遮挡之下,飞快地钻出了,剑是软剑,真气却顺着经脉破出直穿剑柄,灌入剑身,一抖而直,旋即裂帛之声骤然响起。

这是清风山的不传绝学《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》。

剑走空灵,令人防不胜防。

轨迹变化莫测,好像是春日里的柳条,不觉就已经到了人的面颊前。

而夏极左手却是往后随意一抓,握住了同样的一把软剑剑柄。

这软剑是之前道童的。

夏极随手抽出,看也不看,手里的软剑化作一泓秋水,后发先置。

只是那么手腕一抖,一晃。

扑到面前的“毒蛇”就已经停下了。

王真人身后传来一声惨痛的哀嚎。

嘭。

躯体落地的声音在这荒芜环境响起。

那戴冠真人脖子处多了一道半指长的伤口,气管已经断了,正捂着脖子,在地上抽搐。

杏黄道袍的王真人目光怔怔地看着这少年,瞳孔里露出无比的恐惧。

不是说他多强大,让他感到害怕。

而是这少年,用的竟然也是《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》。

而且...

似乎比自己师父用的都熟练。

那是一种令人赏心悦目,叹为观止的轨迹。

让人好像真的置身在了春日柳涛里,不觉迷失而忘我。

就在王真人以为必死的时候,夏极竟解释道:“是他出手的。”好似他很无辜...

王真人:...

他已经成了大舌头了:“那...咯咯阁...阁下,究竟是谁?怎...怎么会我门中...”

夏极随意道:“就是听到你们聊天,有了兴趣,所以来问一问。”

王真人:...

他大脑一片混乱。

再回神过来的时候,那小白脸模样的少年已经消失了。

王真人只觉全身都湿透了,他急忙冲到马车前,调转车头,扬起马鞭,飞快地往着身后的道路疾驰而去。

他觉得一切都像是噩梦。

秋雨黄昏。

天色渐暗。

冷杀萧索,无边落木随着冰凉雨水而下。

王真人提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放,因为前面不远处就是官道了,他已经找到了回去的路。

只要上了大道,那么马车一骑绝尘,找到下一个城镇,混入其中,再换一匹千里马,就可以加速返回清风山了。

车厢里还弥漫着血腥味,那戴冠真人停止了挣扎,眼睛大瞪着,死死瞪着前方。

杏黄道袍的道人喘气如牛,心跳极快,他正驾着车,忽地看到前方岔路口,一个年轻道童仰面躺着。

他愣了愣,急忙下车,一看却是之前驾车的道童长溪。

王真人想了想,这肯定是之前被那神秘少年悄悄丢下车的了。

于是,他一探鼻息,双手又点了几下,这道童才幽幽转醒,一脸茫然,甚至面颊有点僵硬。

“真...真人。”

杏黄道袍的道人一抬手:“别说了,先回去。”

他把这道童拉上了车,让他到车厢里休息,而他自己驾车。

马车上了官道,天色已经全暗了,这王真人也舒了口气,他要宣泄心中恐惧,于是开口道:“长溪,到了下一个城镇,你我就分开,从两路回清风山。

然后不管我们谁到了清风山,都速速把王都以及路上发生的事情告诉掌教。

掌教自然有办法告诉昆仑道宗的仙人们。”

道童有些虚弱地问:“真...真人,没关系的,如果我们出了事,掌教看我们没回来,不是就明白了吗?”

那杏黄道袍的真人嗤笑道:“长溪啊长溪,你不是知道么,这次是你赵师伯半路得到消息,我们才来试一试的,你忘...你...你...”

他忽然沉默下来了。

总觉得有点不对劲,可哪里不对劲,又说不上来。

一股诡谲与恐惧的情绪涌了起来。

他忽然脑海里闪过这道童僵硬的面容,在黄昏与秋雨里看的不是太真切。

这种不真切正在化作一个噬人的恶鬼。

“你是...”

他心跳骤然加快,一股悚然的情绪生出,他才说了两个字。

哧。

一把软剑已经从帘子缝隙里钻入,绕了个弧,直接掠过了那王真人的脖子,溅起一团触目惊心的红。

他双手捂着脖子,双目圆睁,无法瞑目。

然后响起少年幽幽的声音:“你真的不该逼迫夏宁。”

“你...你是宁妃身边的...”

这一瞬间,王真人终于有了点印象。

宫廷里,宁妃身边确实坐了个少年。

他好像被称为王都的大草包?

思绪落定。

嘭。

王真人的尸体往后软倒。

幕布后,是正握着剑“杀”了他的长冠道人。

这是夏极随手布局好的现场,至于动机,他从怀里取了一本高级秘籍,两手来回撕扯,做出两人抢夺的样子,然后如是丢垃圾般丢在了血泊里。

咔!!

秋雷。

电闪。

照耀的天地皆白。

少年的面色瞬间明了。

身影又瞬间消失了。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