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目录 | 最新章节

1.王都的大草包(1/3)

发布:2022-07-24 05:55:59

大周王都,天阙城。城西的神女阁里,三层高阁依栏处,是一个醉醉熏熏的少年趴着,少年名为夏极。他口中念念有词:“重帏深下李果堂,卧后清宵细细地长。神女生涯原是梦,小姑居处本无郎。”这神女阁里的实际上都但是风尘女子,本来阁楼名也叫粉翠阁,俗不可耐无比,但自城西的神女阁里,三层高阁凭栏处,是一个醉醺醺的少年趴着,少年名为夏极。。...

大周王都,天阙城。

城西的神女阁里,三层高阁凭栏处,是一个醉醺醺的少年趴着,少年名为夏极。

他口中念念有词:

“重帏深下莫愁堂,卧后清宵细细长。

神女生涯原是梦,小姑居处本无郎。”

这神女阁里的其实都不过风尘女子,原本阁楼名也叫粉翠阁,俗气无比,但自从夏极题诗一首后,就改了名叫神女阁。

而夏极的待遇自然也是VIP。

毕竟谁不知道他名满王都的风流之名。

又有谁不知道,这位宁妃的弟弟,完全靠着裙带关系才做了个将军,因年方十六,又被戏称为少将军。

虽是少将军,家里却没有长袖善舞的老将军,手下更是没有一兵一卒,徒有空衔,没有家族背景,惹人耻笑罢了。

所以,天阙便是个百姓都会暗里称他“王都的大草包”。

不学无术,花天酒地,游手好闲。

而他偶尔留些诗歌,却是得到风尘女子们追抢。

这本来也能算个才子。

可惜大周,不学武道,不从兵家,不懂观星相气,就登不得大雅之堂。

此时那衣衫半解的少年打了个哈欠,身后传来声音:

“小哥哥,你醉了...”

冷艳少女裹着银纱,扭腰盈盈,坐在夏极对面,这少女是神女阁的头牌雪千柔。

雪千柔为他又斟上了一壶酒,看了这少年一眼,笑道:“可惜醉的还不够。”

夏极趴在桌上,侧了侧头。

栏杆下,却是恰好一行骑着高头大马的巡卫走过。

那群巡卫仰头看到了三楼的少年,忽的爆发出一阵哄笑,旋即是窃窃私语。

“快快快,给钱给钱,我就说今天王都的大草包一定在神女阁,你们还说他在月影楼。”

“行,五两银子给你!娘的,老四,你也别一副笃定的样子,这大草包总归是神女阁,月影楼,飞花宫三个青楼跑来跑去,输赢总归是三分之一的概率。

今天输你,下次赢回来。”

“我们这王都的青楼,名字都给这草包翻新了一遍,也是有趣,哈哈哈,不过这草包也就这点能耐了。”

气质肃杀的鱼龙服男子忽然冷声道:“这种草包凭什么做少将军?”

“老六,我知道你有能力,但你是新来的,赶紧别说了,这草包的姐姐可是当今的宠妃。”

“三千宠爱在一身的宁妃?”

“对,就是宁妃。”

“啧,难怪,不过风水轮流转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再红的妃子也有人老珠黄的时候。”

“老六,你这消息很闭塞啊。”

“大兄,怎么说?”

“我大周的皇帝才过了六十大寿。”

顿时沉默了。

六十的皇帝配着二十出头的佳人,这怕是等不到人老珠黄了吧?

那肃杀男子呸了一声:“这种草包,我大周就是让这种蛀虫给腐蚀了!”

“声音低点,快别说了。”

巡卫走过。

银纱的少女笑意盈盈,望着对面趴着的少年。

她忽然发现少年的眼睛睁开了,静静看着楼下的那群走远的巡卫。

神色平静,带着一些难受。

夏极站起身,抓起一坛美酒,也不付钱,就摇摇晃晃地出了闺房,下了楼。

雪千柔想追,但却听到远处声音传来。

“今宵酒醒何处,杨柳岸晓风残月,哼...哈哈哈...”

雪千柔愣了愣,喃喃了两句,她忽然察觉到自己的当红歌曲有着落了,下个月的花魁之争也稳了,急忙追了过去,喊着:“小哥哥,你慢一点,柔儿都快追不上你啦。”

她匆匆踏步追到楼下。

楼下哪里还有人。

人去楼空。

小楼外是一弯残月。

雪千柔知道追不上了,她只看到那个少年的背影。

少女裹了裹银纱,露出几分复杂的神色。

不是心底藏了万般事,如何能做出如此词?

“王都的大草包么?也许只有我们这些风尘女子才懂你么...”

一转眼,夏极却已经消失在了路径尽头。

他拎着酒坛,斜躺在无人的河岸边。

四周无人,唯独水柳栽如云,但却载不动这湖上的水烟。

夏极这才轻叹了口气。

“来到这里世界已经十六年了。”

他拎着酒坛仰天又喝了几大口,辛辣的酒水冲入五脏六腑,如同刀子,又如火烧。

夏极忽然静了下来,笑道:“来了,为什么不出来,陪我喝两杯?”

脚步声响起。

一个女子声音传来:“宁妃娘娘不会愿意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。”

夏极道:“行了,去告诉我姐姐,我不需要人暗中保护。”

那女子沉默了下来。

良久才嫌弃的冷哼了声:“你信不信,这座城市里有许多嫉妒你的人?这些人无时无刻不想着你出丑丢脸。

你一无所长,却是少将军,你不需劳作,却是青楼常客...”

夏极并不恼怒,甚至他不愿意与人争论这个。

他看了看月色问:“她开心么?”

女子反问:“三千宠爱在一身,不开心么?”

夏极似乎觉得和她说了无趣,嘻嘻笑道:“我也挺开心的,哈哈。”

女子:...

夏极拎着酒坛起身。

女子继续跟上。

“别跟过来了,烦!”

“我想追踪你,无论你在哪里,都逃不了。”

“嗯?那我今晚睡在神女阁,一起么?”

女子面上一红,嗔怒道:“大草包!”

夏极饮酒一口,大笑一声。

他神色平静,脑海里却总是浮着宁妃那句“皇上对我很好,我也很喜欢皇宫,所以请小极能够过得开心一些”。

开心?我是真开心啊...姐。

六十岁的皇帝。

能不开心吗?

行,宁姐,你愿意怎么就怎么着吧,反正我也是靠着你才能享到这荣华富贵。

夏极醉醺醺地走入神女阁。

这里生意极好,别的公子哥儿们还在排队,只有他是完全的VIP通道,来这里就像回家一样。

他毫不顾忌那群公子哥儿们起哄,嘲笑般地喊着“大草包,大草包”,他甚至挥挥手,如是享受着这VIP般的特别接待,然后雪千柔匆匆走出,引他入了闺房,为他捏肩,弹琴。

“夏将军,还要听什么曲子,小女子今天就为您一个人服务。”

红烛里,银纱女子面色红润,嘴唇微张,呵气如兰,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。

但夏极却只是侧着头。

“下个月王都要选花魁了吧?”

雪千柔娇滴滴地道:“是的,将军。”

“那我给你写首词吧。”

说完后,夏极就看着窗外。

窗外,有明月,有王都的群楼,还有远处的王宫。

那是姐姐夏宁自愿待着的富贵囚笼。

夏极眼前闪过一列极长的信息:

【夏极】

【天赋:神悟】

九阳真体,第十一层。

葵花宝典,第十一层。

离尘了愿刀,第十层。

独孤九剑,第十层。

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,第十层。

金刚罩,第十层。

碧玉琉璃身,第十层。

流云飞袖,第十层。

大慈大悲千叶手,第十层。

凌霄步,第十层

...

...

除此之外,还有诸多的琴棋书画,甚至阵法,傀儡,统统显示的都是第十层。

所谓神悟,就是夏极每天可以获得一颗随机“技能珠”。

每个“技能珠”代表一层功法,或者琴棋书画的境界。

而获取的源泉则是方圆十里里所存在的功法。

这恰恰覆盖了小半个皇城。

夏极在这里住了整整十六年。

所以,这座城市里几乎所有的能力,他都已经到了满级。

第十层之后,依然可以再晋级,那就是使用十个相同的技能珠,则可以进入第十一层,十一层则是一个质变,其力量何止翻倍。

换句话说。

夏极每天只需要找个地方躺着,就可以直接变强。

  1. 全部目录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