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书页 | 目录 | 最新章节

第三章 都市传说

发布:2022-06-24 06:14:23

“嗯?怎么也在福源公寓?”秦问认真审题仔细地,意外发现噩梦任务和非常特殊任务的位置都在福源公寓内。“么两个任务是相互联动的?”秦问有点儿慌,虽然两个任务一同更方便了许多,也能拿更多人的奖励,虽然...谁能确保这个坑爹的的软件会故意刁难人,原本就跟鬼怪什么的搭边,要是“难道两个任务是联动的?”。...

“嗯?怎么也在福源公寓?”

秦问审题仔细,发现噩梦任务和特殊任务的位置都在福源公寓内。

“难道两个任务是联动的?”

秦问有点慌,虽然两个任务一起方便了许多,也能拿更多的奖励,但是...谁能保证这个坑爹的软件不会刁难人,本来就跟鬼怪什么的沾边,万一合在一起任务变难了自己岂不是死无全尸。

“不行!考虑要全面,小心驶得万年船!”

秦问沉着思考,冷静判断,开始为了第一次任务左右筹备。

“可能会撞鬼,撒盐都被判定成灵技了,带上三包食用盐...不五包!桃木剑,黑驴蹄子...算了又不是下墓怼粽子,听说屠夫用的东西有煞气可以震慑邪祟,去菜市场问问。”

秦问在事务所内倒腾了半天,翻箱倒柜,最终整理出来一整包东西,如同一个龟壳背在了身上。

他本来还想把桌子上的雪柔花连盆带上,但想了想,又沉又邪乎的,单一看就是个阴间的东西,带了估计弊大于利,最终选择留下,往兜里揣了一把快卷刃的小水果刀。

现在时间临近傍晚,秦问背着一包东西走在街上,引人侧目。气温刚刚好,拂面的风带着些许潮湿,本应很舒服,但秦问的灵感却总能感受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气息,弄得他有的不自在。

走了近二十分钟才到菜市场,秦问直奔肉铺,看到里面的老板正拿着一把剁肉刀快速的肢解着面前的生鸡,几刀就将其分成了鸡块。那刀的刃口似乎因为常年接触血迹而变得棕黑,别说是鬼了,就是秦问一大活人看着都一阵瘆得慌。

“诶!小伙儿,要点什么肉?我这边不像别的店里用机器杀了再卖,都是当天杀当天摆的!”

那老板围着一条满是血污的脏围裙,五大三粗,小臂快赶上秦问大腿粗了,还全是粗长的汗毛,一看就阳刚气十足,那股子煞气甚至扎的初开灵感的秦问眼睛疼。

“啊哈哈哈...内个,我不要肉,您看您这刀卖吗?”

秦问受不了对方的威慑力,不由自主的气势就低了一截。

“刀?不买肉你挡什么道!别的客人还要呢!妈的神经病!”

肉铺老板一提到刀似乎就被戳到了怒点,直接就想把秦问轰走。但秦问是铁了心了,毕竟要这次任务可能撞鬼,不准备完全他是说什么都不会走的。

“不不不老板我是真心想要,实在不行我掏一百买下来,这把刀都这么旧了,顶多二三十块,甚至送出去都没人收,不如让给我,您再买把新的!”

喊出了一个高价,秦问的心在滴血,现在的他掏空底裤也只有几百块了,但安全第一,更何况完成了任务能有现金奖励呢,这属于投资,秦问只能如此安慰自己。

“一百...”

老板明显动心了,他掂量了一下手里木柄都烂掉的屠刀,似乎是在思索,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。

“实在不行小伙子,今天我还要做生意,我这里就这一把,这附近也没卖刀的,实在不行你明天来,明天我带把新的这把再给你。”

秦问也很苦恼,任务时间一共就48小时,等到明天,万一时间不够了岂不是更亏。他叹了口气,准备离开,但临走前,余光突然看到了老板肚子上围着的花边围裙....

“诶~老板,这东西怎么卖?”

最终,秦问与老板一番唇枪舌战,妙语连珠,终于花了五块钱高价将那件染血的花边围裙给盘了下来。那围裙已经看不出原本的色彩,全是干涸的黑褐色血污,以及一股浓郁的血腥气。

“屠刀不行,屠夫的肚兜应该也差不多吧!某种意义上应该更具威慑力啊!”

秦问对手上的围裙越看越满意,就差没亲一口了,直接围在了身上。

在他穿好的一瞬间,一股子的煞气包裹住了秦问的身躯,原本笼罩着他的那股不安感猛地消失了,就好像血腥气盖过了他本身的“香味”,别说是鬼,连路人都膈应。

“妙啊!”

秦问就这么穿着血围裙走在大街上,背上还扛着如同龟壳的巨大背包,好不滑稽。

他连着拦了几辆车都没人敢载他,怕惹上疯子,直到他躲在树后,看到有人下车时疯狂冲出窜进车内,这才上了路,司机一脸冷汗,时不时的通过后视镜看向后座,但始终不敢搭话。

秦问也乐得清闲,开始用手机翻找福源公寓的相关信息,果然让他找出了一些东西。福源公寓在几年前还是个绿化小区,以家家户户种植盆栽,环境优雅闻名,但之后出了事情。有一个女人失踪,警方调查了足足一年多都没有结果,至今仍是悬案。

更古怪的则是之后的事情,一年后的某天夜里,突然一户人家尖叫着跑出家门,像是撞鬼了一样,之后还有许多起类似的事情。所有的当事人口供都出奇的一致,一个身穿染血白衣,全身裂开很多伤口的女子突然出现,砸碎了家里的盆栽,哭泣着要找回自己的尸骸,甚至还有人拍摄到了诡异的画面,图中没有什么白衣女鬼,只有漂浮的盆栽,最终摔碎在地上。

至那之后,那附近都有了一个名为【血肉盆栽】的都市传说,传说在那个小区,任何家里养盆栽的人都会被女鬼找上门。福源公寓从此没人再敢养盆栽,更是很多人搬走,那里的房价也是一跌再跌。

“有点狠啊....准备好像还是不够充分...”

秦问看着一则则信息,冷汗爬满了额头。

“要不把山新叫来吧,丢人也比丢命好啊...”

秦问拿出手机,却在拨通山新电话的最后一秒又收了回去,果然即使狗如秦问,也不好意思一直麻烦一个崇拜自己的小孩子呢。

“假的,眼见为实,只要不亲身撞到她,我就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!”

秦问暗暗给自己打气。

车跑了足足半个小时,司机老伯在提醒秦问到站时都是小心翼翼的,还等秦问下了车才敢报价。

“大哥...三十三块七...”

“哦好,等下啊。”

秦问伸手掏钱,还不忘礼貌的对着大爷笑了下,但就是这一笑,大爷好像触了电一样猛踩油门,出租车发动机一声咆哮,直接就甩出了老远,只留下举着零钱的秦问独自在风中凌乱。

“搞毛啊?”

秦问一脸疑惑,但对方主动不收钱...有便宜不占非好汉,秦问心安理得的坐了一趟霸王车。

眼前就是福源公寓,秦问抬腿走进大门,保安虽然一直盯着他,但愣是没敢拦,一是没理由,而是看上去不好惹,只是一直举着对讲机,嘀嘀咕咕的让各单位注意,小区里进来个危险人物。

秦问也没在意那么多,他走在人行道上,仔细的观察着周围,果然正如网上所说,原本的绿化小区,此时却除了一些树外基本看不到绿色,而且人影稀少,过往的都是一些老头儿老太太,年轻人没几个,估计不是搬走了就是在家宅着。

秦问慢慢的逛游着,终于在逛到三号楼的时候,看到了第一个年轻人。

“种花?”

远远的看去,那人蹲在地上,握着个小铲子,好像在埋什么东西,走进了才发现竟然是在种花。

那小花圈足有十几平米,被他种满了一种不知名的花朵,那花通体翠蓝,有种缥缈的美感,明明很美,却在这片没有任何植物的地方被男子强行种了一小片,显得有些孤独,但那男子却是乐在其中,仿佛被花香禁锢,眼中别无他物。

“这男的,有点眼熟。”

有了司机老伯的前车之鉴,秦问不敢站得太近,怕自己吓跑对方,远远看去,那男子皮肤苍白,头发很杂乱,眼角有颗小黑痣。由于对方比起当时报道中消瘦了许多,气质大变,好半晌秦问才认出来,那男子正是之前失踪案的相关人员。

失踪者名叫苏雪柔,是个十分美丽的女人,而她的爱人,名叫刘宇,正是那种花的男子。

秦问想找机会过去搭话,但又没有合适的理由,总不能上来就问你有没有把你爱人分尸埋花盆吧?人家别说跟你聊了,不一铲子捅死你都算脾气好了。

“你!转过身来!哪里来的!”

就在秦问苦恼该怎么进行下一步的时候,一个紧张青涩的声音突然自他身后响起,秦问回头一瞧,发现是一个年轻的保安,看上去顶多二十二三岁,此时正举着辣椒喷雾警惕的看着身穿染血围裙的秦问。

“哦?好机会!”

秦问微微一笑,传销天才再次上线。他摆出一副威严成熟的表情,手指慢慢的竖在嘴前,让小保安安静,并且冷静下来。

“嘘!别吓跑了嫌疑人!”

秦问声音低沉,无比的严肃,仿佛在执行什么秘密任务。而小保安闻言也是一愣,嫌疑人?谁?种花的那个?比起人家明显是你更危险好吧!

“你是谁?为什么围裙上都是血?”

小保安虽然觉得秦问怪异,但警惕还是放下了一些。秦问见状微微一笑,掏出了一个塑料制的玩具警徽,最中心还印了个小猪佩奇,快速的在小保安的面前晃了一下,然后收了起来。

“我叫秦问,是便衣执法,而这围裙,是我的伪装而已。”

秦问信誓旦旦,表情无比的自信,而小保安也愣住了,看了眼对方的造型,便衣?伪装?

他满头问号,但想到对方熟练的展示了什么,虽然动作太快没看清,但好像是警徽的样子,心里又放松了下来。毕竟,应该没有疯子穿成这个模样冒充便衣执法吧?太假太刻意了!那就只可能是真的!

小保安收起喷雾,也不好意思跟面前的警官要警徽来检查,觉得应该没有哪个疯子敢这么玩吧?

应该吧?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