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章 血雨腥风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
时值四月,正是不冷不热的好时候,一群人坐在自己的位置忙碌着,徐佚天也是如此。

一人来到徐佚天身旁,搭着他的肩膀说到:“天哥,下班一起喝酒去。”

“手头的工作还有一大堆,估计今天是不行了,改天吧。”徐佚天紧盯屏幕,不断修改着计划书。

徐佚天不用扭头就知道来人是他的大学的死党曹文胜,两人大学四年都住在一个宿舍的上下铺,毕业后又进入一家公司。

曹文胜扭头看向一个如同怀胎九月一样的中年大肚腩男,然后靠近徐佚天耳边说到:“肯定又是死胖子暗地里给你使绊,不然就这么一份计划书,你都改了三天还没通过。”

“说不定真是我哪里没做好,怨不得别人。”只是这话说出来恐怕徐佚天自己都不会相信。

曹文胜抓住徐佚天的肩膀,硬生生的将徐佚天身子转过来面对着他,盯着徐佚天的眼睛说到:“天哥,我们一起去辞职,不受这窝囊气了!”

徐佚天严肃地说道:“曹文胜,以后这种话不要再说了。”

曹文胜刚张口想说话,就被徐佚天摆手打断了,看着徐佚天专注修改计划书,不想多说一句话的样子,像是蔫了一样回到自己座位上工作起来。

徐佚天过了一会儿停下手中的工作,回头看向曹文胜,叹了一口气又继续回过头修改着这份无论如何也通过不了的计划书。

天色渐渐暗了起来,其他同事都陆续下班离开,而徐佚天继续改着又被驳回的计划书。

曹文胜来到徐佚天身后说到:“天哥,我去给你买晚饭,你想吃什么?”

徐佚天摇了摇头说到:“不用了,你先回去吧,我马上就改完了,省的明天思路就没了。”

“好吧!天哥,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说完曹文胜拎起背包就离开了。

终于完成工作的徐佚天将修改好的计划书保存好,又用优盘拷贝一份,这才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并长舒一口气。

“都这么晚了,不知道还有公交吗?”徐佚天看向窗外,急忙拿起东西往公司外的公交站牌跑去。

“靠,就晚了一步!”徐佚天看着绝尘而去的公交车,一拳捶在广告牌上,仿佛要将愤恨发泄出来一样。

“哗啦啦……”

突兀间,竟然起风将树叶吹的哗哗作响。

“嘶~这是什么味!”徐佚天闻到一股铁锈般的味道随风扑面而来,紧忙捏住鼻子,快步往公寓跑去。

刚走没几步,一滴像是雨水落在徐佚天脸颊,徐佚天伸手去擦,却发现什么也没有,“错觉吗?”没多想就继续跑着。

徐佚天没有注意到天空的异状,大片的云突然出现将整个天空遮挡起来,过了一会儿血色的雨滴淅淅沥沥的落下。

“这雨怎么是红色的。”徐佚天看到血色的雨,顿时感觉毛骨悚然,原本想找个地方避一下雨,但是眼见前面就是自己住的公寓,一咬牙就顶着血雨跑去。

只是徐佚天没有注意到,红色的雨滴落到他的皮肤上,就像有生命一样钻进皮肤里。

“天哥,外面的雨咋是红色的,你淋到不会有事吧?”曹文胜从洗手间拿出一块毛巾递给刚进门的徐佚天。

徐佚天擦拭着头发,闻了闻身上的味一皱眉说到:“从来没见过这样奇怪的雨,好像是血水一样,我先去洗澡了。”说完便走进了浴室。

“说不定是哪家颜料工厂着火才导致雨水变色了。”曹文胜看向窗外,猜测到。

徐佚天的声音从浴室传出来:“那也不可能光是红色,应该下五颜六色的雨才对!”

曹文胜耸了耸肩,冲着浴室喊到:“天哥,你要是感觉身体哪里不舒服,一定要喊我!”

“知道了”徐佚天也很担心这雨会有什么问题,把身体里里外外,仔仔细细的清洗干净。

洗完澡出来的徐佚天来到厨房想找些吃的,结果在锅里发现还温热的饭菜。

“这家伙。”徐佚天疲惫的脸上露出笑容,将饭菜盛在盘中,狼吞虎咽吃了起来。

徐佚天吃完将碗筷刷完放回橱柜,这才回到房间,直挺挺的倒在床上,刚躺下倦意就涌上,徐佚天就这样直接睡了过去。

屋外的雨一直下个不停,不只是徐佚天所在的地区下着血雨,而是整个世界都笼罩在血雨之下,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正悄然成型。

而陷入沉睡的徐佚天没有看到,自己的身上正散发着诡异的红光,而笼罩在红光中的徐佚天正做着一场匪夷所思的梦。

在梦里,徐佚天置身于大地之上,大地随着他的意愿改变着,时而成山,时而成谷,时而化作飞禽走兽,无所不能。

徐佚天身上的红光渐渐黯淡下去,等到红光完全消失,徐佚天也从睡梦中惊醒。

“已经天亮了吗?这一觉睡的好舒坦,感觉做了一个美妙的梦。”徐佚天看向窗外,伸了一个懒腰说到。

徐佚天起身走到窗户前,看着下面人头攒动,说到:“现在的人都这么早就起来锻炼的吗?”

但是当徐佚天定睛看向一个人时,瞳孔瞬间扩大,震惊的表情如同凝固在徐佚天脸上一样。

因为徐佚天看到了一张脸,一张只剩一边,而另一边是血肉模糊的脸。

徐佚天骤然蹲下,但是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印在脑海挥之不去。
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没人回答他,一觉醒来,仿佛整个世界变得陌生起来。

如果觉得好看,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!

书首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