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千零九十章 风铃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
剑光璀璨,通天彻地,纤细而长,犹如一条斩破苍穹的世界大裂缝,于霎那间刺亮了整个北海,耀得人睁不开双目,其威其势,若将无数北海极光拧成一缕,蕴含在内的一道杀芒,直欲将这天地劈成两半。

天刺之子,为刺道而生,因刺道而存,天养地成的他们在初诞的那一刻,孕育了他们不知多少年岁的天精地粹就会自动凝成一柄刺道之剑,号称同级之内无坚不摧、无物不破,护剑主大道,伴剑主刺尽天下名士。

人出剑成,人亡剑毁,死生契阔,荣辱与共。

历届历代,它们拥有同一个名字——饮血。

刺道大兴,则饮敌血;刺道衰颓,则饮己血。

不并存,不共立。

刺道一途,神出鬼没,防不胜防,谨慎固有之,却也有一剑定生死、一往无前的决然信念,二者相辅相成,才成就了历代天刺之子的赫赫凶名,使其跻身神族一流道子行列,剑锋所指,兵戈所向,纵连斗战之子之流亦要严阵以待。

这一霎,时隔数十万年,大千再现刺道风采!

“啊……”

清真派和天龟族的几位新秀惨叫出声,即便闭上了眼睛,那抹锋芒却仍是刺穿了眼皮,映入他们的瞳孔里,惊恐声中,两行血泪不由自主地攀上他们的脸庞,显得触目惊心。

几位金仙连忙出手,元神清光洒下,护众弟子心神清明,并治愈了他们的伤势。

“刺道的‘意’和‘气’,不弱于杀戮之道,锋芒璀璨,更有胜之。”天龟族的金仙邬重七慨叹。

“分结果了。”清木真人面无表情,心中的波澜却是汹涌起伏,看到这位初出茅庐的掌教亲徒,他突然有种试剑天下、争霸大千的壮志豪情。

“也许……不亚于当初的小天尊、麒麟圣火身、灵族大域子等。”他心里暗暗揣摩:“嗯,小天尊已然超脱在上,暂不可敌,须候上一些时日,待天赐修为赶上,双方同阶,补全不足,必有一战之力。”

永恒之界的法旨早已传遍天下,他自是知晓苏恒未死、还晋升金仙并当上了长生殿副殿主,对他和他当年那些敌手的厉害,清木真人虽早有耳闻,但天刺之子在这一战的表现却给了他无匹的信心。

因为场中结果已分。

没有想象中惊天动地的碰撞,只有一道剑光一闪而没。

一片虚空扭曲着,隐约能看到一道人形身影,持剑而立,一语不发,默默看着前方。

火天面色苍白,而后又变得晦暗,满腔愤怒不再,只有一种在鬼门关前徘徊过后险死还生的震惊和心悸,那股曾笼罩他全身上下的死亡和灰败之气,击碎了他的争雄之心,也将他所有的傲慢踩在脚下。

看着身旁面沉如水的岐老,他知道自己捡回了一条命。

“我……”他张了张嘴,却无从开口,心里有不甘,有不解,更有失落和羞愧,唯独没有原来的愤怒。

三剑!

不算最开始那突如其来的一掌,在自己有了防备后,对方仅用了三剑而已,就毫无悬念地将他击败,甚至……甚至没有岐老出手相护的话,他已然成了剑下亡魂。

而这三剑里面,还有一剑是防守的,确切来说,他没能抗住对方的两剑!

一剑劈肉身为两半,一剑足以毁形灭神,让他灰飞烟灭。

这是何等惊人?

要知道,火天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下九流角色,而是灵族十大域子之一、伏檀第六子,金仙之下堪称小无敌,难逢抗手,如此干脆利落地解决他,恐怕连伏檀第一子都做不到。

而眼前这籍籍无名的透明人却给了所有人一个“惊喜”。

岐老阴沉着脸,这个结果并不出乎他的意料,因为在火天以灵族归源术融于天地、立身结界内搜查四方的时候,他就知道火天看似立于不败之地,实则陷入了极危之局。

因为他的对手就藏在他自认为最安全的结界中,像一条毒蛇蛰伏着,等待着时机发动致命的一击!

火天不是没搜查过结界,但那是他的主战场,再惊才绝艳的同阶对手在里面都会束手束脚,通常来说,又有谁会在占尽上风和优势的情况下将自己置于危险之地?因此,他将搜查重心放在结界外,再加上天刺之子本就极高明的隐匿之法,火天由此犯下了致命的错误。

而身为金仙,超然在上,自是将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可以说,在那两三个时辰内,这些大人物心都提到嗓子眼了。

岐老凝视着那片扭曲的虚空,回想起这一战的始末和个中细节,终于忍不住叹息:“有勇有谋,敢冒奇险,清真派这个弟子了不得,伏檀三十六子,是该大换血了。这一战,灵族败得心服口服。”

虚空如水波微颤,从中传出一道声音:“多谢前辈成全。”

清木真人遥遥抱拳道:“道兄气节之高,亦令我等钦佩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